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甜蜜的冤家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第748章旁打敲击

推荐阅读: 王婿叶凡唐若雪txt阅读 舞蹈老师赵兰梅孙明txt阅读 易燃禁区 重生九零之神医商女 沈浪苏若雪最新章节 神级龙卫沈浪最新章节阅读 叶凡唐若雪 王婿叶凡完整版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tgholborn.com 88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无法不相信老爷子所说的这些话,这种话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不管这个东西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但老爷子他能做出这样的动作,而且能帮助我做出这样的一个情况,我觉得这种东西真的是难能可贵的,或许在老爷子是这里面。

   他也许认为这个东西是可以解决的,或许他在猜测,或许他在帮我下载台阶,但是不管怎样但是老爷子能做到的东西。

   已经给予我的一个足够多的一个丰富的一个情况,我知道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可能更多的就是因为很多没有办法去完成的事情。

   但是老爷子现在他能给我得到的东西,就是给我一个非常宽松的一个环境。

   有些不太确定的问候老爷子说对这个问题,我觉得好像是不是有些太过于没有办法去确认这个事情。

   “老爷子,你说这种实俗,就是说结婚之前女人从娘家出门以后再回到父家,是不是这样一个结局?”

   我真的有点兴奋,但是我不太确定这个事情,如果真的是按照这样的方法去做的话。

   那么我可以很完美的避开那锦堂的一个追问,那么我可以在这个时间上可以打一个缓冲。

   不管我到那边过去的时候是说是赢或者是别的原因,那么至少在这个世界上对那锦堂会造成了很大的一个,本身的压力。

   至少不会用他在的时候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或者因为我的消失离开可能会在这个事情上。

   因为太多的事情耽误整个公司的原因,这样反而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时间上的空间上的一个缓冲。

   那个老爷子他没有说话,他只是笑了笑,随后就回答了我的问题,而且他的问题用了反问句的方式。

   “那么么久你是否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去开始呢?我不知道,因为当然这个东西要看你的立场?”

   ”我当然不介意,你直接从我们家里面直接嫁出来,或者直接用什么样的方式,我对这个东西是无所谓,但是我要尊重你对一个女孩子的想法,因为毕竟这个是一个很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件大事,而且对这种来说我相信可能会有更多自己的想法,所以话我不太确定你的想法是什么样的情况?”

   我愣愣的望着老爷子,我不知道他言下之意是什么样的个人问题。

   但是好像言下之意我应该有这样的机会,或者说有这样的空间去做一些事情,但是我知道这个东西可能一瞬之间我必须得把握。

   因为老爷子已经给我一个足够的台阶,但我不知道他的这个情况是真的是因为尊重了个旧的一个风俗。

   而是因为别的原因,但是我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我而且这个机会对我说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如果这个机会我真的在这过程中根本就不可能翻身出来。

   我很淡定的看了一下那锦堂。

   那锦堂这个时候有一种焦虑的眼光看着我,我不知道他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或许他某种情况下也是遵从老爷子的心愿,所以说这个问题上。

   其实自己有老爷子决定了这个事情的一个方向。

   那锦堂他搂着我的肩膀,好像用那种非常溺爱的眼光或者很自信的眼光去看待我。

   “猫猫,这个事情由你做决定,你看你的决定是怎么样安排,你可以直接从这里出嫁,也可以从老家你出家可以从原来的老房子里面直接接过来,你看你的意思我这边都尊重你的意思,当然我个人意思我的立场当然是希望就近为好,安全为好。”

   我点点头,对他这样的想法,对将来大家的理解,其实我是可以知道这个情况是怎么样去处理的,但是这种东西不可能单单由我去做出决定。

   因为我知道可能会有更多的意外。

   当然。

   我露出露齿一笑,好像装着这个事情是一个蛮开心很兴奋的事情,或者说是件很羞涩的事情。

   “如果老爷子那锦堂你不介意的话,我真的很想遵从老的风俗,直接从老房子里面出嫁,这是我的一个想法,也是我的一个心愿。我觉得这样可能会好点,双方保持一个神秘感,而且对于我们的尊崇一些旧的习俗,我也很好奇,我想用这样的方式,如果老爷子愿意的话,而且你这边也同意的话,其实我还是很乐意去接受这样的尝试……”

   我当时说的话不能这么肯定,因为我必须要照顾到,或者意识到老爷子他那个情绪。

   因为当中情况出现任何一个风吹草动,都很有可能让老爷子产生,我敢肯定老爷子在做试探。

   其实我也何尝不在做他的底线上的疯狂的市场,因为这种东西不管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我出现什么样的地位,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证自己在这个立场上不会被任何人的怀疑。

   “好啦,我愿意这样做老爷子,你放心吧,我刚好在这段时间可以好好准备一下自己的事情,可以准备下一些东西,你们就不用太担心了……”

   那锦堂还是有些那么些质疑,好像他有些恋恋不舍,好像他有些觉得这个事情太过于唐突,或者说有些措手不及。

   按照正常来说,其实我跟他早就已经是一种非常亲密的一种关系,但是突然这样分开可能确实有些不舍。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事情的发生,其实对我来说我何尝又认识,其实这份亲密呢?

   但是有时候当生活的挫折来临之前,我们不能去面对。

   我们必须要去做出选择。

   那锦堂有些词语的望着老爷子,好像有一些过程之中有一种讨价还价,或者说有些建议。

   “老爷子,你觉得这个事情是不是有些考虑的有些不安全,因为经历过上次的绑架事情之后,我一直担心猫猫可能会成为别人的一个目标,而且现在刚好在关键时刻点,我真的有些担心他在外面可能会会不会因为这些东西影响他现在的人身安全?”

   老爷子淡淡的摇摇头,好像对于这个问题他们采取采纳,而且用一种非常宽慰的眼光去看着那锦堂。

   “这一点你不用太担心了,这些我们到时候安排一些保镖进行加强和防备,而且现在猫猫他也直接是回到兄弟们之间,你们共同生活,而兄弟们之间也会保护他的,如果真的有那么多的威胁的话,那么就算你再怎么躲你怎么偏门你都无法去做一些事情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坦坦荡荡的你不可能永远的生活在一些真空里面,永远都不能保护的了他,他只有去面对这些东西的时候,也许那些人才不至于去打他的主意,这个世间没有任何一丝是一成不变的,没有任何东西是没有破绽的。而当这种东西出现之前,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应该是积极的面对,而不是去躲避,如果真的有那些人一直在打这个主意的话,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摧毁这些人,让这些人知道,如果在打这些我们家里面人的任何一次注意就是跟我为敌这个事情,我们应该向那些人释放出这样的信号。”

   老爷子对这个问题他处于一个非常强势的态度,我对这个问题他处于一种非常坚决的态度,我看他样子应该是在这个市场上。

   可能是对我的一个支持力度应该算是蛮大的,如果没有这么大的支持力度,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多这种。

   我相信这种东西不管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但是最终肯定是能做得到的。

   而且一定能完成这个事情的全部的一个过程。

   我知道这是对我来说是个机会,是唯一的机会,所以我我挽着那锦堂的手,用这种非常撒娇或者是说非常卡这样的娇气的样子,来跟他讲道理。

   “你看到你只说了这么多道理,我又不是陶瓷娃娃,我又不能什么东西都在你的保护之下,你的生活吧跟老爷子说的很正确啊,如果有那些人真的敢窥视我的情况,还想把握住嘴的话,我们应该像相互发出这样的一个明确的信号,如果谁敢打我的主意再做这种事情的话,那么这是跟我们为敌,我相信并没有,至于有那么多人有胆量去做这个事情嘛,这种东西他们也觉得有什么样的一个情况,不可能这种东西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那锦堂这个时候深深的望着老爷子,用了深沉的眼光去看着。

   好像有一种不知道要讨论什么内容,他只是淡淡的,我看得出他们两个人相忘了那么一眼,有很多的语言上的内容。

   当然我猜不出他们这方面的内容是什么东西,但是我感觉到他们有些事情一定在隐瞒着我的。

   当然不对的东西是可是装作看不见的,他们之间的秘密,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呢。

   这种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

   一个只有自己对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一个保密的权利这是很正常的,就如同我我也是一样的,我何必去窥视别人的一个秘密呢,这些东西没有必要。

   但是在那么一瞬间,我捕捉到了他们之间的一种互动。

   “老爷子,猫猫,很快就要嫁过来了,我真的有时候不想要这方面出现任何一个闪身,如果这个出现任何一个闪失,这个东西很难进一步,而且这个东西现在这个局面越来越混乱了,真的不需要出现这种情况。”

   “儿子,有些东西你应该坦荡去面对,有些东西不是你能保护只能保护得了的,有些东西要放手就放开手的时候,才知道哪些人是真正的思想钓鱼的人,哪些人真的是想捕鱼的人,哪些人真的是有意而为之的人,就当做东西,我们全部放开手的时候,才发现每个人的目的和每个人在里面所扮演的角色,而这时候我们才知道该怎么去做!”

   我又大吃一惊,他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当着我的面谈论这个东西,而且谈论这么直接。

   而且好像很多东西有所知,难道随时在钓鱼谁来捕鱼,谁是猎人,而谁又是猎物呢?

   这个过程中有统一的错综复杂的迷乱。

   那锦堂他轻轻的握着我的手,用着非常严肃而且非常真诚的眼光去看待着我。

   而且他所说的每句话都应该对这个事情是一种非常重视的。

   而且是一种非常严肃的一种态度。

   “猫猫,你知道吗?你现在的危险其实还是很多的,很多人还在打你的主意,你可能有些东西不是很了解,既然当着老爷子的面我也跟你讲,有些东西现在也许你还不清楚,但是有一天你会清楚的,现在很多人都在做一个事情,他们可能会对财富对金钱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有些东西已经超出了你的想象范围之内,你不要有些东西被任何人去挑衅,也不要被任何人去牵着鼻子走这种东西,这个事情上可能比你想象中还要复杂……”

   望着他说这些话,我有些话真的脱口而出,我真的觉得他们说话这么扑朔迷离的。

   好像有些东西根本就没说半句话,这更加剧了,我对我身份的一种更多的疑虑重重。

   当这种东西我不可能去问她们,如果他们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他们不告诉我自然有他们的原因。

   或者这个事情本来就是想虚假的东西,或者我的身份,其实就是一个骗局而已,谁又知道呢?

   当然我不想因为这个事情可能造成太多困扰。

   而且同时也会因为这东西而对我造成了困扰。

   “因为虽然你说那些话说的这么难听,我不知道现在虽然很多东西很会玩,但是有些东西他竟然敢去打劫我,那必然有他的目的。就像老爷子所说的,我们了解他的目的也许会更好一点,为啥偏偏都来打劫我呢?为什么不打劫了兄弟们,难道仅仅因为是我是你的未婚妻吗?”

   这个问题其实隐藏在我内心已经很久了,我只能是慢慢的打了个擦边球,旁打敲击。

相关小说: 重生九零之神医商女 爱慕不虚荣 三爷,夫人她又惊艳全球了 傲娇总裁甜宠妻 帝国首席霸道宠 陆先生,别来无恙 重生神医小甜妻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