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耽美百合 > 啸马西风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第三百四十二章爵爷的冷笑

推荐阅读: 王婿叶凡唐若雪txt阅读 舞蹈老师赵兰梅孙明txt阅读 易燃禁区 重生九零之神医商女 沈浪苏若雪最新章节 神级龙卫沈浪最新章节阅读 叶凡唐若雪 王婿叶凡完整版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tgholborn.com 88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做的恶事有多大,付出的代价便有多大。这原本只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另一个说法。若是这句话放在谭氏掌门身上,对他来说,就是只要能活命,钱财便是身外之物。

   可问题是谭家没钱。要不也不至于被梁州牧差点抄了家。

   没钱也不代表谭家不是大户,因为他家仓房里,有这半城百姓一冬所需。不仅仅是粮食布匹,还有药材和干货。

   所以,至始至终,谭氏掌门都没有说一个钱字。

   萧冉知道这谭家现在是一个没钱的富户人家,而这位谭氏掌门所说的那些东西,就是他的货物,或者是房产家奴之类的东西。

   货物,萧冉感兴趣。房产,萧冉觉得再来一次拍卖也不错。至于那些丫鬟仆人,萧冉觉得还是人道一些比较好,不如就放他们一条生路。

   不过,这些事情都不急,丁氏少主这位原告还没有回来,这没有苦主,自己也不好对谭氏掌门下狠手。

   现在急于弄明白的是,这谭氏掌门身上还有什么余罪。

   萧冉拿起桌上的一只玉碗,迎着光线端详着。还别说,这玉碗的质地确实好,光线照在上面,玉碗晶莹剔透不说,还通身散发着一圈谈谈的光晕。

   “唉------这碗原本是那位叫赵四的边军伍长的。”萧冉叹了口气说道。

   听着萧冉带着遗憾,又带着几分无奈的语气说出的这句话,谭氏掌门再也熬不住了。他以为萧冉认识那位被小头领杀死的边军头目,而且和那人还有几分交情。

   要不然,这萧爵爷怎么上次来的时候,便盯着这只玉碗看个不停。在看看桌上的另一只玉碗,谭氏掌门觉得萧冉知道的可不是仅仅只有自家伙同盗匪打劫边军一事。

   再想到这位萧爵爷出城了几天,是不是就是因为从自己这里得到了这只玉碗,去调查此事了?

   想着自己把如此重要的玉碗摆出来,不但被人家看到了,还送给人家,谭氏掌门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定是被驴踢了。

   脏不外漏,自家这是把祖训丢在了脑后啊!

   可自家已经把家底都兜出来了,若是再说出别事,还拿什么堵这位萧爵爷的胃口,让他不生气呢?

   想来想去,谭氏掌门觉得自己手里那些马儿,或许萧爵爷能看在眼里。

   现时马儿行情看涨,自家也在琢磨着是不是卖出去一些,以解眼前的危机。这并州府衙给自家下的那个禁令极为可恶,货物不准出城,难道他们不明白,这并州买卖靠的就是长途贩运,以此来获利吗?

   那个郑郡守更为可恶,每日派人在自家那些商铺仓房前转来转去,看到有购买大宗货物的,便上前制止,唯恐那些商贩从自家这里买了货后,运出城外去。

   想着自己找人冒充商贩,从自家这里拿了货后,再运出城去的计策被郑郡守识破,谭氏掌门心里便是一阵懊恼。

   正想着呢,看到萧冉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着自己,谭氏掌门便咬牙说道:“那些马儿,我也孝敬------”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看到萧冉听到那个马字,脸上再也绷不住了,已是满脸的惊奇。

   “你有马?”萧冉惊声问道。

   到底还是年少,人设顿时崩了。

   “哦,有马。”谭氏掌门心说不为了那些马儿,我如何会与那些盗匪合谋打劫边军。

   可接着,谭氏掌门便有些疑惑了。看这萧爵爷的样子,他怎么像是不知道那马儿一事啊?

   可话已出口,想要反悔已是来不及了。谭氏掌门正在懊悔的时候,就听见萧冉又问道:“什么马?有多少?”

   现在谭氏掌门已经确定,萧冉不知道自己劫夺边军战马一事。可接着他又想到,既然萧冉不知道劫夺马匹一事,自家到底有什么把柄被他抓在手里?

   想来想去,他便想到了杀死丁氏长子一事。萧冉说过黑狗,肯定是和那些盗匪打过交道,既然马儿一事没有泄露,能让萧冉掐死自己的,定然就是自己勾结盗匪,残害良善之事。

   这事若是坐实了,自家还是个死!

   谭氏掌门正在权衡利弊的时候,就听萧冉又追问道:“你从哪里得来的马儿?”

   谭氏掌门觉得自己定然是喝了糊涂汤了,自打萧冉进门,自己便被迷了魂了。

   好在马儿一事此时可以推给那些盗匪,自己落个人情,等到有人追究丁氏长子一事时,自己就可以仰仗萧爵爷周旋。

   想罢,谭氏掌门说道:“那些马儿皆是宛地良马,是我从那些盗匪手中购得的,总数------不少于百匹。”

   三句话,在萧冉心里便是三个疑问。

   自己在镇西关,和这并州呆了这许久,还没听说什么人手里有这么多的宛地良马。别说是王朝境内,就是在胡地,也不是什么马儿都被称为宛地良马的。

   自家只是运气好,从那个积极备战的忽利台手里得了那么多宛地良马。若是一般的胡人领主,手里也未必有那么多这种最好的战马。

   宛地良马,不少于百匹,还他么的是从盗匪手里买的,你他么的骗谁呢?萧冉在心里骂道。

   “你是何时从盗匪手中购得的那些马儿?”萧冉静下心来问道。

   谭氏掌门觉得这件事已经没有撒谎的必要,便略一沉思说道:“想是已是两月有余。”

   萧冉一听,两个多月以前,正是自己把那些马卖给李校尉的时候。

   卖给李校尉的马,怎么会到了眼前这人手里?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谭氏掌门说他是从那些盗匪手中购得的那些马,难道说李校尉和那些盗匪也有关系?

   萧冉接着想到那位自称李校尉的家伙,十有八九就是那位造反的南诏王,他不计血本的购买那些马匹,是为了造反所需,还不至于把马儿给了那些盗匪。

   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盗匪就像打劫驿站一样,打劫了那位李校尉。说不定这只玉碗,也是在打劫时,盗匪从那名边军头目手里抢来的。

   定然是这样了。萧冉看着跪在眼前的谭氏掌门,突然冷笑了一声。

   :。:

  

相关小说: 易燃禁区 我看上了我爸的死对头 我有十八层地狱 唐主任的后宅生活 苟系选手没有求生欲 女配还不学习是会死的 [希腊神话]当秀太穿越古希腊 全京城都盼着她被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