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科幻末日 > 诸天最强基因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第462章 因果

推荐阅读: 舞蹈老师小说赵兰梅孙明 舞蹈老师赵兰梅孙明txt阅读 王婿叶凡唐若雪txt阅读 岳风柳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一生何求 三爷,夫人她又惊艳全球了 秦苒程隽小说全文阅读 绝品儿媳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tgholborn.com 88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金老面色冷峻地看了看镇北王,道:“想不到,你居然把熔岩老祖都请来了。我还当真以为,你是出去避难的。”

   镇北王皮笑肉不笑地道:“老祖只是我顺路遇上,聊了几句,比较投机,他便随我返回金焰州而已。老金你可不要多想,你一旦多想,如果日后到了皇上那边,再不小心多几句嘴,老夫可就日子不好过了。”

   “日子不好过?”金老笑笑,道:“你是当今赤炎王朝的镇北王,堂堂王爷,自然享尽荣华富贵,日子,那是一定好过的!”

   镇北王也笑了笑,道:“怎么,熔岩老祖如今出面,你就不怕他把你拉拢的这两个小辈杀掉?我可是知道,你是极看重那个叫平江的小子的。”

   “呵呵,还是先看看吧。年轻人么,总要多点历练,否则如何独当一面。”

   两人静静站着,不说话了。

   炼熔岩被威武不断迫近的时候,金老笑呵呵的,镇北王却也不见慌张。等熔岩老祖飞起之后,镇北王笑呵呵的,金老却也不见慌张。

   等熔岩老祖最后被平江击伤,跌落下来时,金老笑出声来,镇北王却是再也难以平静了。脸上尽是震惊和暴怒神色。

   “这两个杂碎,居然敢打伤我请来的贵客?!我定饶不了他们。”

   “哦?原来熔岩老祖果然是王爷你前去请来的?”金老一笑,继续道:“我找的几个后辈,将你请来的人打伤,我想这倒不怪他们,王爷你倒还该感谢他们。我生怕王爷是被一些人骗了。说不定,他们根本不是什么老祖,否则怎会如此实力不济?再说,王爷的人,打伤我的人就可以,我的人,打伤王爷的宾客,便十恶不赦了么?”

   镇北王冷冷地瞪了金老一眼,怒哼一声,走向前面战斗之地。

   平江眼看熔岩老祖掉落下来,威武大喜地冲了上去,不由眉角一跳。他已经看到镇北王在往这边走来,平江思忖一番,正要叫住威武,却见跟在镇北王身后的金老,朝自己使了个颜色,将手轻轻在脖间滑动了一下。

   平江皱起眉头,不过眼见镇北王已经越走越近,而熔岩老祖在威武的贴身攻击之下,已经险象环生。平江自然知道这不是威武实力不够,而是威武也在考虑要不要杀掉这个熔岩老祖。

   毕竟,每一个阳丹修士,很可能身后都会牵扯到一些势力。

   “你们这两个杂碎,小辈!等老祖我日后,定将你们,还有你们所有亲人,碎尸万段!”

   熔岩老祖猛然聚齐十数个红云团,将威武阻挡一会,就要飞身逃离。

   “威武!杀掉他!”

   平江眼神一厉,熔岩老祖这句话,彻底让他做出了决定。威武大吼一声,双掌颤抖猛然加快,那十几团光云,竟是瞬间被他拍散,这时,熔岩老祖刚刚退开十几丈远,他如今腿脚不便,速度根本不快。

   威武双脚顿地,身形犹如流星,飞快从大地上划过,在熔岩老祖的惊吼声中,一掌将他两手击开,另一只手,印到了他的胸口。

   在一片咔嚓碎骨声,还有熔岩老祖的喷血声之后,他被威武拍倒在地,竟将地上砸出一个深坑。深坑中,熔岩老祖全身诡异地扭曲着,如同没了骨头。

   镇北王站住了,满脸的震惊,呆滞。他没想到,本来花了无数宝贝,还为熔岩老祖找来几位资质极好的貌美年轻女子,给他做徒弟。因为镇北王知道熔岩老祖有这个嗜好,寻常女人他都不喜欢,却偏偏喜欢与自己的女弟子纠缠不清。可是,还没有回到金焰州,不但岳东平死了,连这个在他眼中,高高在上的熔岩老祖,如今也死得如同一只烂狗。

   “怎么会这样?难道老天当真不想让我成事?我为了拉拢岳东平,最近这些年,把他喂的饱饱的,这金焰州几乎都成了他的一言堂,他做尽恶事,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金老轻轻走过镇北王身边,冷冷看了他一眼,突然长叹一声,道:“王爷,容老金我说一句,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个安稳王爷吧。当今陛下,雄才伟略,比先皇更是精于算计,你如今在金焰州的一举一动,当真以为他不知道么?他只是念及赵家老一辈已经所剩无几,才一直没有忍心做一些他早就该做的事情。你应该知足了。”

   眼看镇北王神情呆滞,金老继续道:“其实,从看到熔岩老祖开始,我便知道你在想什么。熔岩老祖擅长炼火术法,所以对于炼制灵器甚至仙阳器,都有厉害手段。而你暗中培养的那一批繁星境界的人,我也早已发现。连皇上也早已知晓。不过今日,既然熔岩老祖和岳东平都被击杀,那想来你应该是无碍了。躲过了这一劫,希望王爷以后多念念陛下他的仁慈宽厚,莫要再做他想。否则,陛下可就要当真伤心了。”

   镇北王略抬了抬头,眼中一片死灰,两边浓黑的鬓角,竟然诡异地开始变白,几个呼吸间,这奇异的白色,便爬满了他的脑袋。

   镇北王摇摇晃晃地往自己马车走去,口中喃喃说着:“造化弄人,天意不公啊!”

   眼看镇北王的车队,整顿一番,马上就上路了,金老不由哈哈一笑,道:“平江,你还真是我的福将!本来,我还没发现这车厢中,居然藏了熔岩老祖,你这误打误撞之下,实在是立了一大功啊!走,我们速速回皇都,我一定跟陛下帮你讨要一份大大的奖赏。”

   以平江的耳力,镇北王和金老的对话,自然被他听得真切。本来他还有些担心会有什么麻烦,想不到,居然是这种结果。而看上去安分老实的镇北王,居然心中还有那等想法,这倒真是出人意料的。

   不过,如果真如金老所说,熔岩老祖擅长炼器的话,若真有几件仙阳器,真怕又能请动其他阳丹修士前来助阵,到时候,再加上镇北王那只秘密的繁星修士队伍,到真是能给赤炎国带来极大麻烦的。

   平江摇摇头,他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眼看杀了岳东平和熔岩老祖,却没什么后顾之忧,这才让他心情好了些。金老这边的队伍也开始整顿,平江和威武走了回来,准备回马车中去,平江眼看威武一脸兴奋,不由心中一动,他刚才可是看见威武在熔岩老祖身上摸索了好一会,然后尸体才被镇北王的人拉走。

   再想到熔岩老祖擅长炼器,平江不由心头狂跳:难道威武从熔岩老祖那里搜到了什么特别的仙阳器,或者其他炼器手法?

   平江正想回马车中,问问威武,却见那几个女子,一脸诚惶诚恐地走了过来。她们有五个人,本来是与岳东平还有熔岩老祖呆在一个车厢中,只是她们最后竟然没有跟镇北王一起走,平江也没有留意。

   几个女子站在平江和威武行进路上,平江二人只得站住了,皱眉看着这几个女子。

   她们面面相觑一番,最后一起看向一个面容少了丝艳丽,多了些清雅的紫衣女子,那女子只得走前几步,涩声道:“音菲红见过公子,以后,奴婢便随在公子身边,伺候公子,望公子收留!”

   平江脸色怪异地看看这几个女子,脸色怪异的很。他不理威武在一边挤眉弄眼,眼看其他几个女子也是一起躬身,说了与紫衣女子一样的话来,不由凝声道:“几位姑娘这是何意?在下可从来没说过,要把你们收为奴婢的!”

   紫衣女子音菲红微微一愣,看了平江一眼,眼看他不似作假,不由道:“公子莫非不知,在这等残酷的修仙界,如果一名修士被另一人杀死,则他所有东西都归胜者所有。奴婢等人虽然表面是那熔岩老祖的徒弟,实际却……却是与侍妾无异。所以……”

   平江闻言心头一跳,眼看这几个女子,确是各个姿色不凡,尤其这音菲红,容貌秀美,淡然中透着一股典雅气息,让人一见难忘。而其他几个,也是美艳秀丽,却又各不相同,气质如同梅兰竹菊,各争其芳,各有自己的特色。

   “我只是一心潜修,没有收奴婢的习惯,如今既然熔岩老祖已死,你们便恢复自由身吧,不用跟着我了。”

   紫衣女子和其他几女,脸色登时一变,音菲红深深看了平江一眼,眼看他神色坚决,眼中不由露出凄楚神色,她低头沉吟一番,然后腰身轻摆,款款跪下,脆声道:“公子留步,请公子听奴婢一言!”

   平江脸上有些不耐,不过仍是站住了。

   紫衣女子似乎察觉到了平江的不满,更加小心翼翼地道:“公子有所不知,熔岩老祖虽然将我们收为弟子,却是没有传授我们那些高深的修仙法诀,只是将一些浅显的东西教给我们。我们姐妹几人,如今也仅仅比普通人厉害些而已。当年……”

   “等等,”平江出言打断,道:“就算这样,你们不是可以回家去么?你们应该跟着熔岩老祖没有多久吧?”

   平江说完,却见到众女各个脸上布满悲伤,匍匐在地,泣不成声起来。

   “怎么了?”平江有些奇怪了。

   众女啜泣不已,最后还是音菲红定了定心神,轻拭了一下脸颊,戚声道:“奴婢几人,都是恰逢大难,难后被王爷所救。近日才送于熔岩老祖,如今,我们已是无家可归了。”

   “你们都是正好家中受难,然后又正好被王爷所救?怎么会如此巧合?”话刚说完,平江再看众女脸上表情,猛地心头一震。

   世间不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这几个女子,各个人中绝色,只怕她们家中的祸事是王爷找人所做了。看她们几个的表情,只怕也都想到了这一点。

   平江不禁低头沉思起来。这几个女子,不与镇北王回金焰州,却要找上自己,而且是在她们都猜到家中亲人是因为她们,而被镇北王灭门的情况下。这情形,实在不难猜出结果了。

   平江叹息一声,道:“先不说我收不收你们,即便你们跟着我,我也不会去找镇北王的麻烦的。”

   音菲红等女子,听到平江所言,脸色惨白起来。旋即,音菲红凝重说道:“奴婢等人心知公子心性极好,为了刚才车厢中那位妹妹,公子便杀掉岳将军和熔岩。让我等姐妹倾心不已。奴婢等不敢过多妄想,只想待在公子身边。日后,公子如怜奴婢等身世可怜,若有闲暇,请公子能传授奴婢等一些绝技,奴婢等便感激不尽了。”

   原来她们是打的这个念头。平江有些迟疑起来,他心中自然是极想拒绝这几个女子,毕竟跟在他身边的人越多,他以后便会越发麻烦。

   如果可以,平江倒是真想一个人进行历练,苦修!可是,无论威武还是眉儿,都无法让他舍下。虽说修仙之人,大多绝情绝义,不过平江却是不想做那样的人。

   无情无义了,修得神仙,又有什么乐趣。岂不是如万年不变的山石一般了么。

   平江正不知如何拒绝,却见金清儿一脸愠色,眼含怒气地走了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平江,你怎么与她们聊的这么久?莫不是像其他修士一般,想把她们收为奴婢吧?!”

   想不到,金清儿也知道修士中的这道规矩,看来这几个女子倒也没有乱说了。平江摇头道:“她们几个身世有些离奇悲惨,但是我并不想收她们做奴婢。”

   金清儿神色一松,她没想到,平江居然这么和气地与自己说话,而且说出的话,更是让她心头松了口气。毕竟,眼前这几个女子,连她也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尤其最前面跪着的那个紫衣服的,更是气质绝佳,隐隐透着高贵,更能让人激起一股强烈占有的**。

   “身世悲惨?你们跟我说说看!”金清儿和颜悦色地对音菲红说道。

   “是,夫人!容奴婢禀报。”音菲红神色一喜,她虽然修为不高,眼光却是有的。她眼见平江如此年轻,又以璀璨境界的修为,先是杀掉在她看来极其厉害的岳将军,然后又打伤阳丹境界的熔岩老祖,她自然极力想跟在这年轻人身边。

   一声夫人,让金清儿和平江脸色不自然起来。只是音菲红马上开始诉说,竟是让两人都没有机会反驳了。

  

相关小说: 电影世界大拯救 巫师降临诸天 诸天试武 带着无尽穿越了 末世神魔录 诸天之书 末日轮盘 末世无限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