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幻想言情 > 那个在修罗场挣扎的反派系统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2、温暖

推荐阅读: 舞蹈老师小说赵兰梅孙明 舞蹈老师赵兰梅孙明txt阅读 1胎2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三爷,夫人她又惊艳全球了 老张莫晓梅免费章节 岳风柳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王婿叶凡唐若雪txt阅读 岳风柳萱免费阅读大结局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tgholborn.com 88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宁瑾确实没动手,他蹙眉,终于问出口:“你跟着我想做什么?”

   “我只是想帮你……”唐思思早已想好托词,她低头小声重复,“你以前救过我,我、我只是想帮你。”

   宁瑾否认:“你找错人了。”

   他不记得自己何时这么良善。

   他一直都自顾不暇,怎么会去救人。

   “没找错,”唐思思却十分认真得解释,“一个月前我被潘宇欺负,因为你,他们才放过我的。”

   宁瑾听了冷哧一声,转身就要走。

   他根本没听过这名字。

   唐思思自然晓得宁瑾不知道潘宇的名字,连忙补充:“他是西方尊者的孩子。”

   果然,听到“西方尊者”,宁瑾停下脚步。

   一个月前,是有个大少爷拦过他,他听着那大少爷身后的人提到过“西方尊者”。

   他被打的半死,对方尽了兴,他才跌跌撞撞回了木屋疗伤。

   这些大少爷都晓得分寸,从不将人弄死。

   所以宁瑾才不反抗,他自小就晓得,反抗,他们只会变本加厉。

   是了,被那大少爷拦住之前,那大少爷是领着人将个什么人围在中间。

   是看到自己,大少爷才转了目标。

   这也算是救人?

   宁瑾觉得可笑,没再理会唐思思。

   唐思思连忙上前一步道:“抱歉。”

   宁瑾脚步不停,这话,他娘亲每次清醒后同自己说过许多次,他听惯了,不爱听。

   唐思思不理会宁瑾的冷淡,小跑着跟在宁瑾身后,一个劲的道歉:“抱歉,是我的过错你才被打……我本想去寻你,可我脱不开身……现下来找你,我、我可以帮你做很多事。”

   宁瑾这才看向唐思思,紧紧盯着对方,一字一句道:“不许再动我的东西。”

   知晓一切的缘由,宁瑾倒没怨恨唐思思,他清楚知道此事与她无关。

   魔界有少数几个大少爷爱往这跑,逮着机会就会动手。

   萧石那种后来只动嘴皮子的算是好的。

   “让本少看看,这是谁在欺负本少的人!”

   宁瑾没想到刚在脑海里划过的萧石这会儿竟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在自己木屋前。

   这毕竟是他少有的净土,他愠怒的看向唐思思。

   唐思思连忙摆手,扯清关系:“不是我带人来的!”

   “不关她的事,本少想查你的住处,轻而易举!”萧石说到这里,带了一丝得意,眼睛故作不经意滑向唐思思,想看到对方崇拜的眼神。

   可唐思思亮晶晶的眼一直盯着宁瑾,这让萧石更加气恼。

   他眼底带着火气看着宁瑾:“你毕竟也是魔界养的虫子,本少看看可有些用,来,给本少练练手。”

   萧石比宁瑾岁数大,身为东方魔尊唯一的孩子,自然是上好的资源用着,去年刚筑基。

   而宁瑾才炼气期。

   唐思思一见萧石这样,挡在宁瑾身前,怒视萧石,斥道:“你要对哥哥做什么!”

   年轻的少爷没经过事,此刻只觉得心间被扎了一针,酸酸疼疼的,却不晓得为什么。

   唐思思拦在宁瑾面前的样子实在刺眼,可萧石也不知为何,没法却凶唐思思,只能憋屈的小声道:“别闹了,他是魔界养的虫子,父母皆是正道之人,怎会是你兄长?”

   语罢又怕唐思思下不来台,补充道:“你应当是找错人了。”

   唐思思抬头看向萧石:“我娘亲也是正道修者,你什么意思?”

   萧石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很快发现唐思思话里的不对:“那你父亲?”

   唐思思咬唇,好似并不想说出口,但终究还是道:“我娘亲是被西方尊者掳来的。”

   萧石登时就明白了。

   同自家爹东方尊者不同,魔界的西方尊者是个老色鬼。

   除了魔界的女魔修,时常会去正道掳走落单的女修士。

   他孩子无数,几乎都不管不问。

   不过有个宠姬生的孩子悟性高修炼快,十分得西方尊者得喜爱——潘宇。

   潘宇一向和萧石不对头。

   也就是说,眼前这粉雕玉琢得女娃竟然是潘宇得亲妹妹!

   想到这里,萧石脸色变得十分奇怪,可再看着唐思思低着头似乎十分难过得模样,萧石也顾不上什么潘宇了,连忙道:“没事,以后有本少罩着你,你……莫怕。”

   他听说过,西方尊者得其他孩子日子并不好过。

   被正道修者生下得孩子,更易遭人欺负。

   看着对面小小软软的一只,萧石登时心疼起来。

   两人对峙着,却不知唐思思身后得宁瑾心情复杂。

   这已是第二次。

   娇小得女娃站在自己面前,呈现保护得姿态,虽根本挡不住比她高一个脑袋得自己,但女娃笔挺得脊背却显示着不会轻易退让。

   当真只是因那次所谓的“恩情”?

   他也不是没收到过好意,但都是些包着糖衣的毒药。

   那些人不过是故意对他好,等他感动时,再狠狠嘲笑他,将他仅剩的自尊踩在泥泞里。

   她或许不同,可也不该只因那所谓“恩情”来到自己面前。

   听着唐思思得话,宁瑾垂下眼睑,有了头绪。

   唐思思见萧石软了态度,连忙道:“哥哥的事你不可说出去。”

   萧石眼神变得奇怪:“他真是你哥哥?那他怎么……”

   萧石不问了。

   没人管没人问得孩子魔界有许多,被抓来充数养蛊也不足为奇。

   此刻萧石只在心里庆幸唐思思没被人抓去炼蛊。

   看这女娃娃圆润的脸蛋上天真的双眸,萧石觉得若真是被捉去,女娃定是第一个死的。

   只是想想,萧石都心慌。

   不行,她这么弱,他得带在身边才安全。

   萧石马上想到,既然她是西方尊者一个不受宠的女儿,他去讨来应当不难。

   对,要过来,放到身边,好好护着!

   萧石急着回去要人,也忘了问唐思思的名字,就匆忙离开了。

   临走前不忘道:“你放心,本少不会说出去,你好好的,等本少再来找你!”

   见人离开,唐思思松口气,转过身,看向宁瑾。

   宁瑾低头,视线对着唐思思,十岁的孩子嗓音还没长开,再加上甚少说话,带着些并不好听的沙哑:“我不是你哥。”

   他听信了唐思思的话,以为她找错了人。

   这般就能解释她为何对自己如此。

   “你当然不是我哥,你是我的恩人!”唐思思纠正他,而后偏过头去,“我哥哥两年前离世了。”

   宁瑾一愣,他正是两年前被人丢到魔界,又被捉住送来炼蛊。

   唐思思又道:“你放心,萧少爷不会发现你不是我哥,我哥哥他离世时没人知道,后来……也无人关心。”

   唐思思说到此,语气里带了几分喟叹。

   她给自己安的身份,是确有其人的。

   只是那个小女孩几日前便死了,走的无声无息,无人在意。其兄长也是两年前走的,两人的娘亲早在两人很小时就不堪受辱自杀了。

   系统改变人的记忆并不容易,有这么个几乎不同人接触,亲近之人为零的身份,唐思思便填了出差申请。

   但她总对小女孩的经历唏嘘不已。

   唐思思的神情,落在宁瑾眼中,就成了黯然伤心。

   宁瑾的娘亲是个疯子,父亲视他如无物,不知亲情为何物。

   但唐思思方才的话,宁瑾猜想,许是在伤心。

   宁瑾不知如何劝慰人,憋了半天,只蹦出一句:“我不需你的报恩。”

   唐思思身形一颤,低声道:“我知道你定不喜欢我,上次就因我被潘少爷打,这次又因我被萧少爷缠上,你定是很讨厌我,我这就走。”

   唐思思说罢,可怜巴巴的瞅了宁瑾一眼,一步三蹭的离开了。

   其实方才的话,宁瑾说完就有些后悔。

   他本意是想安慰她。

   他想说他并不怪她,也并不觉得这两次的事同她有何干系,一月前那次他也根本不算救她,他不需她报恩,更算不上是她的恩人。

   可到了嘴边,他只说了那么硬邦邦的一句。

   宁瑾看着唐思思的背影,几度想开口挽留。

   他不讨厌她。

   她两次站在身前护他,虽看起来自不量力,但他很感激。

   平生第一回有人这样为他,他对人的情绪很敏锐,能感到她的认真,他很高兴。

   可他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口。

   自己是魔界养着的虫蛊,被魔尊死死控制着。

   而她是西方魔尊的女儿,便是不受宠,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况且刚才的大少爷显然十分喜欢她,她应当不会再被人欺负。

   他还在想办法彻底摆脱这里,应当低调些,不该和那样光芒四射的人站在一起。

   宁瑾努力说服自己。

   可半晌,宁瑾脚步一转,回了自己的木屋。

   熟练的将窗户关上,他在屋中站了许久,才慢慢走到床铺边坐下,缓缓的,将身子半躺上去。

   鼻尖充斥着清新的香气,或许是皂角或者别的什么,是宁瑾没闻过的味道,但他很喜欢。

   还有,太阳晒过后的味道。

   多日来的疲惫感袭上来,宁瑾觉得有些困了。

   他这才想起,自己身上很脏,会污了新洗的被褥。

   他连忙起身洗漱,然后一身轻松的钻进被窝。

   初春还有些凉,晒过后得被子柔软温暖,洗漱后的清醒很快就被压下。

   宁瑾闭上眼,心想,她看起来胆小怯懦,今日被自己说了,日后应当不会再来。

相关小说: 进化之眼 那个在修罗场挣扎的反派系统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仙二代 邪王嗜宠:医妃太纨绔 伏天氏 农女的荣华之路 反派都想占有我[重生] 恶女空间:带着包子好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