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耽美百合 > 黑暗女巫立身伟正[穿书]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32、第 32 章

推荐阅读: 舞蹈老师小说赵兰梅孙明 舞蹈老师赵兰梅孙明txt阅读 1胎2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三爷,夫人她又惊艳全球了 老张莫晓梅免费章节 岳风柳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王婿叶凡唐若雪txt阅读 岳风柳萱免费阅读大结局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tgholborn.com 88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海音享受了一会阳光便下了树屋, 走向古冢外一边溜达一边采摘林间的黑色曼陀罗, 不时的会有小鹿、野马等等从身边经过,它们并不惧怕她, 甚至有那胆子大的小东西还会挨近跟她打招呼。

   这个时候的海音是温和的, 黑乌鸦扑腾着翅膀跟在她身后:“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也许是亲身经历了她母亲和姨母的悲剧,这二十年里,她几乎是沉醉在修习巫术之中, 人得以沉淀的同时性格也变得愈来愈冷漠,而她将她仅有的温柔则都给了西海森林。

   有时候看着她,他会不自禁的想到曾经的那位傲然站立在玛尔之巅的强大女巫——西海·德西。

   凝视着她挺直的背,脑中闪过那套怪异的修习之术,他的直觉告诉他,终有一日海音·德西会成为一位不逊于她先祖西海·德西的强者, 更甚者会超越西海·德西,因为……

   乌黑黑微敛双目,黑豆眼中的情绪有些难辨, 因为她比西海·德西更加的冷漠。

   采了一大束黑色曼陀罗, 海音抱着花束回到古冢, 向每一座墓碑献上一支花, 最后驻足在祖母的墓碑前, 手中还剩下两朵黑色曼陀罗,垂目静看着墓碑上的名字,久久才取了一支曼陀罗俯身放在墓碑上。

   “时间真是匆匆如流水,”海音微微淡笑, 回忆祖母离开前交代的话,平静清澈的浅黑色双眸中终是荡起点点微波,手指轻抚过墓碑上的字:“十七年了,祖母,您不用再担心我了,我已经有能力保护自己了。”

   跪地亲吻了下墓碑,海音起身走向黑色曼陀罗花丛,找到戴着魔蛇王冠的墨翼精灵王后,见她正嘟着小嘴四仰八叉地躺在银蕊上休息,面上不禁露了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她的小肚皮。

   墨翼精灵王后两小手立马抱着小肚肚,笑着翻了个身撅着小屁屁对着她。

   海音摸了摸她的翅膀,轻声说道:“我要出行一段时日,西海森林就交给你们看护了,等我回来再让银翼龙陪你们玩。”

   一个似蜻蜓点水的吻落在了额上,海音上挑嘴角:“谢谢你的祝福,放心吧,我出去是讨债,不是为了送命。”

   墨翼精灵王后扇动着翅膀顿在空中,小嘴吧啦吧啦地动着,似不放心地在嘱咐着什么。

   虽然没有声音,但海音听得很认真,嘴角上弯的弧度也越来越大:“好……好,我记住了,打不过就跑回森林躲着继续闷头修习。”

   见她领会了自己的意思,肃着可爱小脸的墨翼精灵王后才点了点头放行,并招呼古冢中的其他小精灵来给海音送行。

   享受完三千八百八十二个轻吻,海音满面含笑地带着银翼姑娘收集的月华灵露,领着黑乌鸦出了古冢。

   回到古堡,见父亲正在他开垦的地里忙着除草,海音没有上前打扰,而是默默地回了屋子,将手里的最后一朵黑色曼陀罗放在母亲的枕边,俯首亲吻了下她眉心处那朵盛开的黑色曼陀罗。

   “再给我十五年,十五年后我们就能再见了,”根据西海巫祖留下的手札,她基本能确定西海巫祖的巅峰是处于什么境界,而以她现在的修习速度,十五年足够了。

   “至于父亲,你也不用担心。这几年我在古冢修习巫术时都有意识地凝聚月华灵露,只要坚持服用,他一定能等到你醒来。”

   取出裙子暗袋中的那一小瓶月华灵露放进床头木柜中的幽冥盒中,海音便出了房间,来到地里帮着父亲除草。

   有月华灵露的滋养,十七年来蒙德虽有苍老,但变化不大,精神十分的好。见女儿回来了,他放下手里的活,起身拍了拍掌上的泥:“快中午了,我们回家准备午餐。”

   算日子距离上次女儿从古冢回来才五天,蒙德心里清楚时间到了。他的小海音终是要踏上她该走的路,作为父亲,他为她自豪为她担忧,但却不会妄图用亲情拖住她前行的脚步,因为他知道他的小海音不快乐。

   “好”

   海音陪着父亲准备午餐,吃完午餐帮着他把地里的草除了。天黑后,她目送着父亲端着一盏铜灯进了房间,没一会房间内就传出说话的声音,虽然没有回应,但父亲依旧乐此不倦地说着。

   静立在厅中听了很久,海音才深吸一口气淡而一笑,移步去了地下密室,没有掩去眸中闪动着的晶莹。

   在哥哥们离开森林后,她一度担心父亲会被孤独吞噬,大概父亲也看出了她的忧心,就找了一个机会和她谈了谈。

   他说能陪伴在她母亲身边于他就是最美好的幸福,虽然她母亲已陷入沉睡,但只要母亲在他就不孤独。

   没有经历过这种感情,海音还不能深刻体会,但却能看出即便母亲陷入沉睡,父亲在面对她时依旧是愉悦的。下到密室,抽出两长一短三个幽冥盒子,她便头也不回地出了古堡。

   马车已等在门口,拉车的虽然还是马,但已不是当年的那两匹老马,乌黑黑站在其中一匹健壮公马的头上。

   海音上了马车,直接将手里的幽冥盒子扔到长条几下,看了一眼放在长条几上的两个木箱,她的鼻腔内火燎燎的。

   抬手打开木箱,毫无意外里面装着的都是母亲的衣服,这是父亲给她准备,来回转动着眼珠子将眼泪憋回去,海音长吸一口气后慢慢呼出:“我们出发。”

   两匹马闻声便拖着马车走向森林,乌黑黑飞进了马车内见,车门就关上了。

   打开窗户,海音盘坐好开始冥思,不过五分钟周遭的莹莹月华就慢慢地向她身边聚拢。乌黑黑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不过他真的很好奇西雅·德西通过这个法子能不能重归女巫之路?

   毕竟不论是巫族还是安德罗氏,都存有一个妄想,虽然这个妄想不能被摆在明面上,但他敢肯定巫族和安德罗氏从未放弃过这个妄想。

   又是一日晴好,无云的蓝色天空下,几个小儿驱赶着一群羊去往青草长势茂盛的地方,他们一路嘻嘻闹闹,但却一点都不耽误事。

   用布巾扎着发的波丽娜挺着硕大的肚子,端着一盆烤好的白面包刚走出厨房,手里的东西就被留着一脸络腮大胡子的丈夫接了过去。在一起七年,她还是不太习惯他的胡子,可这男人又是真的样样好。

   “等我生下孩子,你能不能考虑考虑将这一脸的胡子先刮掉?”她绝不承认是自己想再见他的盛世美颜:“我是真怕孩子见了你会被吓哭。”

   高大壮硕的男子一手端着盆一手扶着她,还真皱眉想了想,不过倒是没叫波丽娜失望:“我会把胡子剪短的。”

   “这可是你说的,”波丽娜高兴地望向在院子里晾衣服的母亲:“妈姆,您可要帮我作证,到时不许他抵赖。”

   “好,”家里有了一个壮劳力,波丽娜的母亲薇哈妮也轻松很多,但更让她欣慰的是女婿对波丽娜那是真的好。

   男子注意着脚下,波丽娜抿唇笑着,得意地微仰着下巴眼神飘向远方:“等我生下……,”那黑黑的是马车吗?她不禁一把推开丈夫,上前几步眯着眼睛细看,好一会才惊喜道:“是马车,有马车从西海森林里出来了。”

   十七年了,她以为西海森林会一直这样平静下去。

   啪一声,装着白面包的木盆掉到了地上,还处在惊喜中的波丽娜被吓了一跳,只是还未等回头,一道影子自身边掠过,狂奔向西,她急急跟上:“大卫……你要去哪……等等……”

   大卫朝着在快速移动的马车狂奔,一路大喊着:“海音……海音……停下……”

   坐在马车里的海音刚结束了一夜的修习,此刻正倚靠着车厢壁闭目假寐,在听到隐隐的呼喊声时,好看的眉头微微蹙了蹙,但还是睁开了眼睛。

   黑乌鸦缩着脖子慢慢地挪向距离海音最远的那个角落,磕磕巴巴地说道:“好好像是……是你大哥——大卫·汗贝利,”关键是大卫怎么会留在西海森林外,而他竟不知道更没有回禀?

   海音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便闪身出了马车,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只瞬息她就来到了金发大胡子跟前,目光投向男子的面,和父亲一模一样的碧眼,眼中的疼惜、激动,对了,这就是她大哥。

   “海音,”大卫大喘着粗气,上前一把将自己的妹妹揽入怀中紧紧抱住,泪浸湿了他的眼眶:“海音,你长大了,”好像个子还要比母亲高上一点。

   “大哥,”感受着温暖的怀抱,海音慢慢地抬起双手回抱他:“这么多年,你过得还好吗,怎么没有离开这里?”

   “我很好,汤森也很好,”大卫想到当年离开西海森林的情景,抱着妹妹的双臂更加地用力:“你和父亲、母亲呢,都还好吗?”

   海音轻笑:“我们都很好,”看着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女子傻傻地站在不远处,两眼冒火地像捉奸一样瞪着他们,她心中明了了,拍了拍哥哥的背,“你成婚了吧?”

   “嗯,”大卫抹了把眼泪,放开妹妹:“你嫂子快生了,”也许是因为体内留有巫族血脉,他跟波丽娜成婚七年才有了这胎,“走,大哥带你去我家看看。”

   妹妹既然时隔二十年才西海森林,想必也是有事情要做,他也不敢耽误她,只希望能再让他看看她。

   “好,”海音没有拒绝:“不过大哥,作为亲妹妹,我建议你先回头看看,”她嫂子已经气得头顶快冒烟了。

   大卫依言转过身不禁大乐,拉着妹妹赶紧过去解释。

   波丽娜双手撑着腰,瘪着嘴都快哭了,她男人不会跟她偶像有什么不清不楚吧?这大概是世界上被悲惨的事了。

   “波丽娜,”大卫走近,松开了妹妹的胳膊小跑上去揽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正沉浸在悲伤与愤怒中的波丽娜真想一把推开他,只是这肚子太沉了,蓝灰色的双眸盯着慢慢走近的美丽姑娘,吸溜着清水鼻涕。

   姑娘披散着一头长及腰臀的浓密黑色卷发,身量高挑,五官精致但又不失大气,尤其是那双浅黑色的眼眸,宁静而神秘,像是悠远的黑洞深邃得让人窒息。

   穿得不是玛尔大陆上贵族女人喜爱的大裙摆衣裙,倒是很像她前世新疆女人的传统服饰,不过颜色没那么艳丽,外披一件黑金色斗篷,头戴着银蕊黑色曼陀罗王冠,神色温和,面带着淡淡的笑。

   是了,波丽娜确定了这就是她偶像,虽然没了书中描述的冷漠,但她却更喜欢这个样子的海音·德西:“我……我给你提个建议,你可以把西海森林的边缘结界放开点,这……这样森林就可以自行扩张了。”

   她惦记这事很多年了,今天终于当着西海森林领主的面说出口了。

   海音闻言不禁挑了挑眉,这也是她以后想要做的事:“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记着的。”

   连声音都很好听,波丽娜更伤心了,她偶像啥啥都好就眼神好像不太灵光。

   “波丽娜,”大卫紧皱双眉看着妻子要哭不哭的样子,是哭笑不得:“我给你介绍一下,”左手将妹妹拉近,“这是为亲妹妹,海音·德西。”

   情妹妹?波丽娜终于哭出来了,还情妹妹……情,一个冷隔堵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她……她好像搞错了什么,忽得扭仰起头瞪向毛脸男人:“嗝,”不等气都出来就等不及开口确认,“亲妹妹?”

   见男人点头,波丽娜两眼睁得更大了,脑子一片空白,这世上还有比和自己偶像成为一家子更令人激动的事吗?

   天啊……天啊,她身份坐着火箭飞向外太空了,扭动着僵硬的脖子看向玛尔大陆史上最强大的女巫,她……她成偶像的亲嫂子了,所以……低头下望,视线被圆滚的肚子挡住了,她一把抠进男人的肉里:“我……我好像要生了,”太激动了。

   海音察觉到她羊水破了,立马运起巫力托着两腿发软的嫂子,推了下自己被吓呆了的大哥:“你家在哪?”

   “噢,”大卫此刻什么也不知道了,脑子里反复回荡着波丽娜刚刚那句话,她要生了她要生了,愣愣地转身同手同脚地向前。

   只是刚走了两步就顿住了,后忽的蹦起回头抱着被巫力托着的波丽娜如猛虎一般冲向不远处的一户农家院。

   海音跟在后头,她的马车也停在了波丽娜家的小院外。前世学了十年的医,手术没做过几台就死了,没想到今生竟遇上她嫂子生产。

   “用力,”波丽娜的母亲薇哈妮并没有因为海音是女巫,就把给女儿接生的事交给她:“吸气,对对,呼气……用力……”

   波丽娜紧握着海音的手,那力量是足足的,跟着节奏用力,天刚黑就生下了一个黑红黑红的小肉团,只是还未待松一口气,肚子又开始抽疼,惊得薇哈妮连连大叫要热水。

   说来也惊奇,头一个女婴在被生下后就大哭不止,直到第二个小女婴平安诞下,她才渐渐歇了哭声。

   站在摇篮边,海音看着被收拾干净的两个小女婴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心被触动了,不自禁地俯身去勾她们搭在一起的小手,输出了一丝巫力,将它一分为二,原也只是试试,没想到……

   “海音,”大卫端着一大碗的肉汤走进了堂屋,期盼地看着她,刚刚在屋外他见到有幽光自妹妹的指尖进入了他女儿们的体内,心就紧缩着。

   海音知道大哥在想什么,站直身体抬首望向他:“我可以定下她们的姓氏吗?”这两个小婴孩的经脉都能储存巫力。

   “你,”大卫以为自己在做梦,踉跄地上前一步,双目紧盯着妹妹,既怕又渴望地颤着音问道:“你刚说什么?”声音都不敢放大,他怕梦醒。

   大哥的心情,海音很能理解:“她们可以修习巫术,”这个世界于普通人是十分危险的,“如果可以你跟嫂子商量商量,看愿不愿意回西海森林生活……我……”

   “我愿意,”躺在床上的波丽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双手撑着床坐了起来,大卫赶紧地过去拿了软垫垫在她背上,自己则坐到床边准备喂她喝汤,只是汤还没被送到嘴边,就被波丽娜轻轻推开了。

   面色苍白的波丽娜看着海音:“我能带上我母亲吗?我父亲在我刚出生没多久去阿纳斯塔城卖粮就再没能回来。”

   大概是人生有了牵挂,她刚一入睡就噩梦不断,无数的血色眼睛盯着他们一家,她和大卫死死地护着两个孩子。作为母亲,她宁愿自己的孩子辛苦地活着,也不要因为弱小成为别人的盘中餐。

   海音轻笑:“可以,”其实她也有自己的私心,“我幼时是父亲教导的我,等两个孩子稍微大一点,他可以帮着她们启蒙,虽然他不能修习巫术,但对启巫很熟悉。”

   “我们会照顾好父亲,”波丽娜依在已经激动得又开始淌眼泪的大卫怀中:“你放心去做你的事,”果然她的猜测没错,这个强大的女巫之所以善待罗鬃人,是因为她有一个伟大又慈爱的父亲。

   而她也谢谢上天的垂怜,从今以后再也不用害怕哪一天自己和家人无端端地成了食物。

   “可……可是,”这时大卫突然想起一事,垂目看向怀里的妻子:“可是我们回了西海森林,汤森那边的店怎么办?”

   她正好也要问二哥的事,海音上前来到床边:“什么店?”

   大卫挠了挠头:“就是我和汤森在汗贝利家的帮助下,合着在南边的乌达拉城买了一间店铺,专门卖一些地里产的东西。他看着铺子,我就在罗河平川收货,”这主意还是波丽娜给想的。

   说到这,波丽娜就有万般无奈,这世界太危险,她想做点生意补贴家用都是极为艰难。

   “原来是这样,”海音眨了眨眼睛,心里有了计较:“二哥成婚了吗?”

   大卫点头:“成婚了,娶了汗贝利家族长的孙女茉莉安·汗贝利,不过还没有孩子。”

   “你们还是回去西海森林,”海音看向波丽娜:“西海森林里有很多物产,没人采摘也没想过卖,那些物产不是长老了就是腐烂化成了肥。”

   “既然二哥开了铺子,那送你们回去的时候,我会交代森林里的小家伙们每日采摘一些放到古堡外,到时你们将它们分类装车,马儿或是鹿会自动将它们送到森林外。”

   西海森林里的物产就那么腐烂了也实在是太浪费,现在正好,拉出来补贴二哥,这样他也能活得容易一点。

   “这样频繁地动作,不会给森林引来什么麻烦吧?”波丽娜可没忘记阿纳斯塔城那一出。

   海音摇首:“不会,等送你们回了西海森林,我就会去阿纳斯塔城。”

   这是要去解决问题啊,波丽娜脑子里再次浮现出书里的那段对海音的描写,两眼中有星光开始闪耀,一激动就打下了保票:“您放心,我一定教导好我和大卫的两个女儿,不会让您一直孤身前行。”

   为了她偶像能轻松地活,她决定了等那两瓜娃子长大一点,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一时都不能放松。

   “好啊,”海音弯起双唇,也很高兴德西家又有了新的成员,她这一笑,更是闪瞎了波丽娜的眼。

   只是海音不晓得的是,因为她的一个不经意的笑,在若干年后,摇篮里正抱在一起睡得喷香的两姐妹除了手拿算盘到处搂金子外,就是努力修习,梦想着有一天能斗胜她们最崇拜的亲姑姑,一次就行。

   拒绝了哥哥的住宿安排,海音回了马车便开始修习,等到子夜来临,她进了屋子抱出两个小女婴来到小院中,按着巫族的仪式为她们进行月华洗礼。

   因为父母都是普通人,为了让这两个孩子日后的修习之路能顺畅点,海音凝聚了两粒月华种子种在了她们的关元穴,这样启巫时,她们对月华的感知就会更敏锐。

   次日一早,薇哈妮在听闻他们要移居西海森林,不禁失声大叫:“什么?”惊得波丽娜连连嘘声,“妈姆,你小声一点,会打扰到别人的。”

   “你是不是还没睡醒,”薇哈妮是一点都不信:“这又是什么梦,”反正她不信,西海森林是她们罗鬃人能进的吗?

   波丽娜就知道她妈姆不信:“是真的,大大和小小能修习巫术,我们不能耽误她……”

   “等等,”薇哈妮抬手打住女儿,她捕捉到关键了:“你说我孙女能修习巫术,”那确实是要进西海森林才行,一屁股坐到床边,“你这次不会又在做梦吧?”

   院外坐在马车里的海音敛下眼睫,轻声呢喃道:“有趣,”不过无论波丽娜是什么来路,今生海音·德西就只是海音·德西,而前世已经随着她的死亡结束了。

   因为海音出西海森林,波丽娜意识到了危险,那是急得很,说通了她母亲就立马喊了大卫收拾东西,海音也没阻止,她确实要抓紧时间。

   站在小院的篱笆旁,远眺那些或大或小的村落,她想西海森林若是被围,首先要遭罪的就是这些在西海森林外生活多年的罗鬃底层人。

   ………………

   哒哒哒……

   “我们到阿纳斯塔城了,”站在长条几上的乌黑黑看向窗外:“还真是巧,两次来阿纳斯特城都是夜晚。”

   若不是送大卫一家回西海森林花了点时间,说不定现在他们已经跟阿娜诗·斯特林撕起来了。不过能遇上大卫于西海森林也是大喜事一桩,海音心情好了,他也跟着受益,没被追究失察的事。

   海音胳膊抵在车窗上,一手托着下巴:“这种错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连西海森林附近的情况她都掌握不了,那还谈什么运筹帷幄?

   “知道了,”乌黑黑叹气,也是他大意了,以为只要盯着安德罗氏、狼人、巫族便可以,压根没去管那些弱小的罗鬃人,谁能想到大卫竟留了一脸胡子一直生活在西海森林外?

   没理会乌黑黑的哀叹,海音面上有着轻松,家里添了新成员最开心就要数她父亲了,有了哥嫂一家的陪伴,她也能放心在外长留:“黛安·德西、黛娜·德西,”想到那两个可爱的小宝贝,面上露了笑,“父亲取的名字还不错。”

   阿纳斯塔城城主府,披散着一头长及脚裸淡红色卷发的阿娜诗·斯特林,端着一杯血液站在灯塔的阁楼窗边,毫不掩饰贪婪地远眺着西方那黑黑的一片,亚历山大终于回王城了,她也该实施她的计划了。

   才短短二十年,她伟大的父亲就快忍受不了她这个失了独子的女儿了,而更让她愤恨的是,因为亚历山大的迟迟不归,他竟还怒斥她太咄咄逼人?

   耳边再次回荡起那些冷硬无情的话,阿娜诗·斯特林仰首大口地喝着清甜的血液,后啪的一声将空了的琉璃酒杯一下子摁在了窗台上,瞬间碾成粉。

   “西海森林,我要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地支持!!!!

相关小说: 嫁给前男友的偏执狂哥哥 偏执男配的白月光[穿书] 温柔沉迷[娱乐圈] 玫瑰偷走了他的心 将军夫人超有钱(重生) 易燃禁区 大佬的心尖宠[古穿今] 反派都是我的储备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