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耽美百合 > 黑暗女巫立身伟正[穿书]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51、第 51 章

推荐阅读: 舞蹈老师小说赵兰梅孙明 舞蹈老师赵兰梅孙明txt阅读 1胎2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三爷,夫人她又惊艳全球了 老张莫晓梅免费章节 岳风柳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王婿叶凡唐若雪txt阅读 岳风柳萱免费阅读大结局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tgholborn.com 88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没有阻挡, 磅礴的巫力以锐不可挡之势冲撞向烈日天坑的岩壁, 轰然一声, 大地都颤了三颤, 惊得罗德烈山谷中的鸟兽慌忙四散,烈日天坑里的温度再次陡升。

   同时温蒂丝·拉丽莎快速凝聚周遭浓郁的巫力,源源不断地汇入腰侧的毒针眼,顺着阴寒追踪而去, 极力地阻止体内在不断扩散的毒, 企图将其拔除。

   巫力势头稍减,腾空直上的海音立马翻身回旋, 意念一动,龙啸再起,其右手一松,银翼东方龙法杖摇身一变,展翅摆尾, 俯冲直下, 炽热的空间被拦中撕开, 海音紧随其后。

   察觉到逼近的凉意,闭目正在用巫力拔除蛇.毒的温蒂丝·拉丽莎额上青筋暴起,但体内剧.毒却容不得她分神。

   可死神已到跟前,她又无路可退,逼不得已之下只能放手一搏,咬紧牙关用经脉中的巫力包裹猖獗的剧.毒,后双手一握, 仰首嘶吼:“啊……,”散尽全身巫力。

   半巫祖的实力散尽巫力,力量自是不可小觑,海音双目微敛,急刹调头,招回银翼东方龙,落于水银石塘边上。

   温蒂丝·拉丽莎虽然借助散尽全身巫力,拔除了体内剧.毒,但此刻没了巫力支撑,她连站着都很是费力,右手一招,扎在岩石地中的血色玉竹法杖回到掌中,她看着海音无力地笑着说:“果然不愧是玛尔大陆上最强大的女巫,西海·德西的后人。”

   虽然手段卑鄙了点,但她确实伤到了她,还逼她至此。

   垂目下瞥,水银石塘中一点动静都没,海音不禁蹙眉,不过仍没打算给温蒂丝·拉丽莎留有喘息之机,三根银针齐发,隐入黑暗中,后破空出现在距离温蒂丝·拉丽莎一英米之地。

   因为两番散放巫力,此刻虽是黑夜,但烈日天坑中光明巫力极其浓郁,温蒂丝·拉丽莎也正是因此才敢一搏,左手一挽,就凝成一个巫力球,将其前推抵挡袭来的三银针。

   海音早知她这般,意念一动,那三根银针瞬间一分为九。

   温蒂丝·拉丽莎心一抽,脚跟一转侧身后撤,三十六根根牛毛针钉入岩壁,海音闪身来至其背后,一掌击出。

   虽有烈日天坑中的巫力支撑,但散尽了全身巫力的温蒂丝·拉丽莎五感明显不比之前敏锐,待察觉到背后的危险时,收势已不及,只能极力避过要害。臂部受创,黑暗巫力如凶兽一般侵入她的血肉,震碎了臂骨。

   嘭的一声,温蒂丝·拉丽莎承不住力,撞在了烈日天坑的岩石壁上,额上的血顺着面颊下流,滴在了她明黄色的袍子上。

   海音招回钉在岩壁上的三十六牛毛针,压着它们直逼温蒂丝·拉丽莎的三十六死穴,可就在这时温蒂丝·拉丽莎蓦然闭上双目,弯起双唇,低声轻语道:“命不该绝啊。”

   虽然声音很小,但海音仍是听得清楚,左耳微微一颤,双目顿时寒比冰霜,立马收势抛出银翼东方龙法杖,若闪电一般腾空上冲,与此同时银翼东方恐法杖瞬间分裂成无数散着幽光的银针破空快速飞旋在海音周遭。

   微风乱转无向,海音闻到了一丝血腥,十指翻飞,控着数百牛毛针刺入烈日天坑坑口沿边的黑暗,听到有低吟,不作犹豫,立马炸裂包裹在银针外的巫力,接连嘭嘭几声,血肉横飞。

   微风不再乱转,海音收回银针,看着黑暗中多出来的一双双血色眼眸,好看的长眉不由得微微蹙起,看数量,他们应该就是乌黑黑之前发现的那队从西方来,途经罗德烈山谷向东方去的安德罗氏。

   他们跟拉丽莎家族是一伙的吗?看眸色这群安德罗氏的血统还都属优良之列,还有他们披着的那些连帽披风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可以隐入黑暗,还能不被她察觉?

   “拿下她,”凌空站立在烈日天坑中心的那位眸色最为纯净的安德罗氏男子,终于出声了:“要活口。”

   音落,黑暗中的血眸消失不见,微风再次无向。

   海音双唇微抿,依着无向的微风判断安德罗氏的位置,控针迎上,虽有得手,但这群安德罗氏也狡猾得很。

   在发现海音靠他们快速移动带起的风来判断位置后,就改变了战法,分为三队,轮流露出血眸暴露踪迹,而其余两队,一队快速移动带风扰乱海音的注意力,一队破空袭击,只是困于飞旋在海音身周的那些厉害的银针,不得近其身。

   胶着近一个小时,海音直觉围攻她的安德罗氏的数量并没减少,虽然有连帽斗篷的遮掩,她不知道他们到底来了多少,但却相信乌黑黑的判断,这队安德罗氏数目不过百。

   近百的安德罗氏,她杀了足有一半,按理对方的攻势应该大大被削弱,可现在的情况是攻势是有削减,但只削减了五分之一。

   海音的神色变得越来越冷凝,这些安德罗氏很有问题,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可就在这时,周遭的温度突然有变,这无异于是雪上加霜,温蒂丝·拉丽莎竟这般快就恢复了。

   闪身化作一粒巫沙穿过飞旋的银针,破空直上,银针似得到召唤一般,紧随那粒巫沙之后,重回银翼东方龙之态,震天龙啸响起,一柄血色玉竹法杖横空出现,欲棒打龙头。

   海音现出身形,左手一招,银翼东方龙原地消散,躲过棒打,形成法杖出现在其掌中。微风袭面,血腥味浓,掷出一颗暗冥火爆裂弹,海音又补上一掌助推。暗冥火爆裂弹闯入黑暗轰隆一声,顿时血雾升腾。

   得手之后,再次化作巫沙隐入月华,海音将将想要去烈日深坑底部找寻乌黑黑,一股热意袭来。

   温蒂丝·拉丽莎看破了伪装,持血色玉竹法杖拦住了下落的巫沙:“现在该我了,”凌空一削,凌厉的日晖弧咻的一声撕空直上。巫沙上撤,三十六根散着莹莹幽光的长粗针毫不畏惧地迎上。

   轰……

   两股巫力相撞,空间都扭曲了,海音心口一痛,口中有了咸腥,这就是半巫祖的力量吗?

   此刻温蒂丝·拉丽莎也不好过,她刚刚借由安德罗氏的生机,恢复的伤势遭了巫力反噬,竟又恶化了。但即便如此,她也不能放过海音·德西。

   直觉告诉她,海音·德西不能留,否则不出百年,玛尔大陆上就会再出一个西海·德西。

   温蒂丝·拉丽莎不再有所保留,放手血色玉竹法杖,借由此处浓郁的光明巫力,凝成万千无色光刃,瞬间照亮了整片罗德烈山谷,甚至刺得躺在烈日天坑底部水银石塘中心的男子都不禁蹙眉。

   空间被无色光刃割裂成片,海音飞冲直上,抵达一定的高点后,猛然转身回掷,一枚黑色的暗冥火爆裂弹穿进了光刃之中,轰隆一声惊天响,惊得躺在水银石塘中心的男子蓦然睁开双目。

   凝血如琉璃般纯净的血眸中没有迷茫,扫了眼四周的景象,抬手揉了揉额头两侧,后撑着水银湖面屈腿坐起,捡了从石塘底部漂浮上来的黑乌鸦细观,不禁勾唇轻笑。

   这时一滴鲜红的血从上滴下,恰好落于男子放在膝上的右手背上,其眸中厉色一闪而过,垂目看向水银湖面,轻轻眨了下眼睛。

   烈日天坑上空,海音已负伤,血顺着嘴角流下、滴落,周边乱转的风在慢慢逼近,但她的双目依旧紧盯着持血色玉竹法杖踏空而来的温蒂丝·拉丽莎,左手握紧银翼东方龙法杖。

   几道稍显强劲的风袭来,海音右手一紧,指间银针忽现,刚想弹出,周遭的无向乱风竟突然被一股力量拉着笔直砸向深坑底部,温蒂丝·拉丽莎大惊失色,回首俯瞰:“奥斯汀……”

   海音这会可不管奥斯汀是哪位,见温蒂丝·拉丽莎分心,立马朝她掷出银针。

   有凉意抵近,温蒂丝·拉丽莎赶紧回神躲闪,不过仍有两根银针刺入了她的右臂,不甚疼痛,急闪后撤,情况有变,准备逃离。

   受了这么多的罪,海音哪容得她逃,右手一拉,将将逃离至百英米外的温蒂丝·拉丽莎右臂剧痛,且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被拉回。

   那位醒来了,她爱他,但更怕他。恐惧让她不惜一切想要逃离,汇聚巫力于左手指尖,抬起毫不犹豫地下落,斩去右臂,血迸射飞溅,后化作一道带血日晖消失在原地。

   眼睁睁地看着温蒂丝·拉丽莎逃离,海音想去追却已无力,喘着粗气,收回遗落在各处的银针,后挪动着麻木的腿转身下看。

   一个个披着黑色连帽斗篷的安德罗氏们砸在岩石地上,再也无处遁形,皆是惊恐不已。屈腿坐在水银石塘中心的男子站起身,拎着一只好似死了的黑乌鸦走向石塘边,浅笑着问道:“你们的血统是怎么回事?”

   奥斯汀……奥斯汀公爵……

   惊惧的声音中带着不敢置信,为数九十一的安德罗氏贵族们均瘫在地上,动弹不得。想到这位的行事作风,有几位被吓得血色眼珠子都快飞出眼眶了。

   等了两秒,没有等到回答,男子也无意再探究了,娑婆拉耶母树血蕊七瓣花在他凝血如琉璃的瞳孔中心盛开,立时间烈日深坑底部哀嚎不断,之前还盛气凌人的领头血眸男子出声求饶:“柯雷尔……啊……我说……”

   只是错过了机会,男子已无心再听他废话:“你说的未必就是真的,还是我费点工夫剥离你们的血统探一探吧。”

   他说得是轻轻松松,却吓得瘫躺在地的安德罗氏们面如死灰,“不要……啊……”

   痛苦嘶喊让落地在角落的海音不禁挑眉,撇了撇嘴腹诽道:“真是刺耳,”浅黑色的双目毫不矜持地盯着男子看,也就到了这会,她才有空欣赏传说中的盛世美颜,现在也很能理解洛熙珮妮·穆林和温蒂丝·拉丽莎的执念了。

   凝血如琉璃般的眼眸比安德烈王城中的那几位安德罗氏始祖公爵的眸色要深一些,眼尾的几根睫毛略长,微微上挑着,不是钩子,但却能勾人心动。

   略宽于鼻的嘴不知是不是因为长久未补充血液,显得有些粉白。嘴角自然微微上挑,但这却没能给他增几分温和,反而添了一丝矜贵的清冷;挺直的鼻梁不似西方人那般高,可勾勒得面部五官完美到极致。

   不长的凝血偏黑发,稍微带点卷,他剥离了瘫躺在地的那些安德罗氏们的血统后,凝成一颗籽,微微低头查看,一小撮发掉落在额边。

   咕咚一声,海音吞咽了口口水,这男的单身活到现在不容易啊,艰难地将目光向下移去,虽然穿着宽松的白衫白裤,但这一点都不影响她的判断,毕竟前世学医多年,见多了肉.体。

   身材不错,是她喜欢的精瘦有力型,这样的身材动手术可以省很多事,而且……那个摸起来的质感应该也是不错的……不是,她不是要瞧瞧乌黑黑吗?海音抬手捂着还有点痛的心口处,大概是受伤太重,这里有点火燎燎的。

   男子来回地翻看捏在指间的那粒血色颗粒,他们的血统怎么好似娑婆拉耶母树的种子?

   亚历一直到现在都非常后悔,在娑婆拉耶母树林被毁之前没收集娑婆拉耶母树的种子,难道血盟有收集?垂目看着地上被剥离了血统都已变得如枯木一般的安德罗氏们,他敛睫弯唇,捏着血色颗粒的两指一捻。

   血色颗粒归于虚无,地上的那些生机微弱的安德罗氏们也随着血统的消灭,化成了夹杂着点点血色的泥,罗德烈山谷终于恢复平静。

   海音站在角落不动,男子瞅了一眼右手手背上的那滴血,后转眼看向海音,移步上前,驻足在距离她不到一英米之地,语带淡淡戏谑之意地唤道:“小德西。”

   心莫名漏跳一拍,海音微抿着唇没有抬头,伸手去抓他提在手里的乌黑黑,似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次你应该无法抵赖说自己不是奥斯汀·柯雷尔了吧?”都被她“人赃并获”了。

   男子放手,垂首看着海音拨弄黑乌鸦的脑袋:“这是我……,”话说一半,蓦然蹙眉,抬手扒开白衫襟口,十数条如蚯蚓般的丑陋伤口已经爬过心口处,他毫不掩饰厌恶地说道,“真是扫兴。”

   海音不想看的,但襟口是他自己扒开的,只是在见到那好像是活的一样的伤口不断地往上攀爬,不禁生寒:“这就是双子圣灵诅咒?”

   “是,”男子已经习惯了,拉好衣襟再次看向海音:“再见了,小德西,”说完还不等海音回过味来,他便已闭上眼睛,直直地倒向她。

   海音想要避过,但却挪不动脚,下意识地丢开乌黑黑抱住倒来的男人,心中的火势没了压制,迅速蔓延,烧红了她的脸,整个人僵在了原地,气有点虚地保证道:“放心吧,我什么也不会做的。”

   两爪朝上躺在海音脚边的乌黑黑突然睁开眼睛,后双翅点地一跃翻身:“你要做什么?”

   这就醒了?海音收紧最为僵直的双臂,清了清嗓子说道:“这里血腥味太大,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回去西海森林吧,”只是刚想抬腿就意识到不对了,怀里抱着的这个怎么办,是扛着还是提着,或者……或者继续抱着?

   乌黑黑用翅膀抹了抹脸,后看向自己的躯壳,眼中有些嫌弃:“奥斯汀·柯雷尔的这身衣服太脏了,”想到温蒂丝·拉丽莎那个老巫婆有触碰过,他恨不能剐去自己一层皮,“赶紧地扒了扔掉。”

   还在纠结着该怎么把奥斯汀·柯雷尔带出去的海音,没想到会听到这个要求,不禁出言确定道:“你说什么,”扒衣服,这是认真的吗?

   “不要磨蹭,赶紧把他衣服扒了扔了,”乌黑黑有着自己的坚持,只是海音不得不提醒他:“你这里还有其他衣服吗?”她是不介意帮他扒,但他就不怕被她摸遍?

   乌黑黑愣住了,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沉凝了稍许扭头看向水银石塘:“那我们把他拖进石塘里洗洗,”去去脏。

   这个可以有,海音能理解正主的心情,没有拒绝,一番清洗后经过多番挣扎,还有介于肩上已经站着乌黑黑了,便红着脸揽着奥斯汀的腰出了烈日天坑。

   两匹黑马早已等在谷外,将奥斯汀·柯雷尔的躯壳安置在长条几上,海音才舒了一口气,敲了敲车厢壁吩咐道:“直接回西海森林。”

   带着这位,她忐忑得很,万一泄露了什么,这位又沉睡了,那她就是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

   马车上了小道,两匹黑马悠悠闲闲地走着,它们好似能感知到主人的心情,知道接下来的路程不用急。

   精神不太饱满的乌黑黑窝在车厢的角落处,耷拉着眼皮静静地等着。可半个小时过去了,也不见某位一向非常敏锐的伟大领主问话,除了有些不适应外,他更多的是不安,伸长脖子勾着脑袋探看,这不会是想他自己招吧?

   海音胳膊肘抵在长条几边上,右手托着腮帮子,眼神定在奥斯汀·柯雷尔的脸上,就在刚刚她发现自己会沉迷美.色的当下,决定了一件必行的事。

   为了日后不被美色误了,她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看奥斯汀·柯雷尔,直到看腻为止。

   又挣扎了五分钟,乌黑黑终于决定主动点,扑腾着翅膀落在奥斯汀·柯雷尔的脸上,后两爪子一缩就地窝起。

   好好的一张盛世美颜,竟被一只全身上下没一根白毛的黑乌鸦给蹲了,海音的心情极其复杂:“你找的位置真不错,我谢谢你了,”因为乌黑黑,她被美色蒙住脑子终于清醒了,“说吧,双子圣灵诅咒是什么情况?”

   就知道会问这个,乌黑黑丧着鸟脸,不敢直视此刻明显不太愉快的海音,难道是他主动得晚了,一五一十地回答:“就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双子圣灵诅咒并不似很多诅咒,单一的只针对灵魂或是肉身。”

   “它是灵魂、肉身都不放过,西海探究近百年才发现当灵魂和肉身分离,这个诅咒对中诅咒者的侵害就会暂时停止,但是一旦灵魂回归肉身,它的侵害便将继续。”

   “竟这般诡异?”海音收敛了慵懒,蹙起双眉:“西海巫祖在离世前就知道奥斯汀·柯雷尔中了双子圣灵诅咒吗?”

   乌黑黑摇头:“没有,可能是因为奥斯汀·柯雷尔安德罗氏血统太过纯净,自愈力过于强悍,一开始的不舒服也并没有引起注意。直至西海离世,在一次动怒时,双子圣灵诅咒才似完全被唤醒一般,开始它的大肆侵蚀。”

   爆发的时间差了这么多,海音坐直身子,不再托着腮帮子,陷入深思,习惯性地轻捻左手拇指上的生灵指环。

   “还有一事,”既然说到这了,乌黑黑也不打算隐瞒:“我猜测双子圣灵诅咒对安德罗氏的侵害相对而言,较为缓慢,”说到这不禁深叹,“奥斯汀曾经想过要转化西海,但西海拒绝了,她说不能沟通自然的西海·德西,就不是西海·德西了。”

   “确实,”听到这话,海音不由得想起了她姨母:“德西女巫都是骄傲的。”

   乌黑黑很清楚这一点:“你也不要再担心西雅·德西了,她的转化并没有成功,”对于这一点,他也是非常讶异。

   “什么意思?”海音以为她姨母的转化是成功的。

   乌黑黑想了想:“这样说吧,亚历山大的血统纯净是毋庸置疑的,按理转化西雅·德西是完全没有问题,即便她是个强大的女巫。而我之所以说她转化未完全,则是因后续的力量补给不足。”

   “西雅·德西在被转化之后,并没有进食血液,这就导致了力量缺乏,难以彻底激发安德罗氏血统的觉醒。后来她又再次沟通上了自然,本就萎靡不振的花苞,自是等不来开放就枯萎了。”

   “那她的眼睛和自愈力呢?”乌黑黑所说的从本质上,是和她之前分析的一样,进化未完全。

   “她费劲喝了那么多亚历山大的血,总不能一点便宜都占不到吧,”乌黑黑再次强调:“亚历山大是里里桑德娜和亚历桑德拉的儿子,除了不能召唤娑婆拉耶母树花,他的血统并不比安德罗氏始祖差什么。”

   海音点首,表示她明白了:“你刚说奥斯汀·柯雷尔要转化西海巫祖?”

   “是啊,但不是被拒绝了吗?”因为血统的问题,他从不转化人族,西海是让他唯一破例的存在:“相信我,要是奥斯汀·柯雷尔早知道自己中了诅咒,他肯定不会放过西海,定是要将她转化,这样他也不用比西海多受这么多年的罪。”

   “奥斯汀跟西海巫祖是什么……”

   不等海音说完,乌黑黑就沉着脸幽幽回道:“以前是小伙伴,自知道她连中个诅咒都拉上他,奥斯汀就觉得他们的友谊太深了,该保持适当的距离,所以现在什么也不是,”提起这些都是心酸,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海音,“你说奥斯汀冤不冤?”

   “冤,”海音坚定地点了下头。

   还算明理,乌黑黑抹了把眼泪:“那你答应我,一定要将奥斯汀的躯壳放在西海的墓里,奥斯汀有很多很多话想要跟西海说,”别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他要她不得安宁。

   “你刚不是说友谊太深,要保持距离吗?”海音委婉决绝:“你就不怕墨翼精灵王后剐了奥斯汀的躯壳。”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支持,这一章太费劲了,不过请大家放心,作者君会迟到,但没重要的事肯定不会断更。

相关小说: 嫁给前男友的偏执狂哥哥 偏执男配的白月光[穿书] 温柔沉迷[娱乐圈] 玫瑰偷走了他的心 将军夫人超有钱(重生) 易燃禁区 大佬的心尖宠[古穿今] 反派都是我的储备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