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耽美百合 > 黑暗女巫立身伟正[穿书]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29、第 29 章

推荐阅读: 舞蹈老师小说赵兰梅孙明 舞蹈老师赵兰梅孙明txt阅读 1胎2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三爷,夫人她又惊艳全球了 老张莫晓梅免费章节 岳风柳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王婿叶凡唐若雪txt阅读 岳风柳萱免费阅读大结局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tgholborn.com 88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这就是西海森林万年不被覆灭的关键?环视着周遭的点点滴滴,海音心中生起强烈的自豪感, 她终于能明白母亲的决绝和姨母的悲伤了, 西海森林是德西女巫的家,更是德西女巫的信仰, 对,就是信仰。

   文明有起源,西海森林便是德西女巫的发源地。为了西海森林, 德西女巫可以拼尽一切, 包括生命, 而姨母选择转化, 也就等于放弃了她的信仰。

   海音心痛得难以自已回首望向那一座座简朴的墓碑,想必多年以后, 自己也会是这其中的一座, 她想亲吻跪拜这里的每一座墓碑, 谢谢她们一直以来的守护。

   头戴魔蛇王冠墨翼小精灵的回归, 让古冢中所有的小精灵都非常高兴, 她们围着她争先恐后地在说着什么。

   墨翼小精灵停在一朵黑色曼陀罗的银蕊上, 神气扬扬地双手叉着腰,小下巴抬得高高的, 别提多得意了。

   凯丽对这场景早就见惯不怪, 笑着收回了眼神牵着海音走向最后一排的墓碑:“目前古冢中就只有三千八百八十二位小精灵, 以后还会更多,”包括圣乌灵匕,终有一日也会回归古冢。

   记得幼时, 祖母说过存放在古堡密室中的那些黑暗兵器都是些没什么用的东西,真正厉害的全埋在古冢中,海音回首再次看向那些小精灵:“祖母,她们是……是……”

   “你是想问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是怎么生成的?”凯丽见她点头不禁轻笑,眼神变得悠远似在回忆:“据我母亲说德西家能踏进古冢的女巫,几乎都问过这个问题。”

   驻足在最后一排倒数第二座范哲尔娜·德西的墓碑前,凯丽取出银霜月法杖,同之前一样放于墓碑之上,银霜月法杖很快便消失了,只不过这次并没有小精灵从墓碑中飞出。

   海音两眼盯着墓碑,听着祖母的述说。

   “古冢可以说是一支巫族的底蕴,”提到底蕴,凯丽的语气就不由得变得相当的自豪:“就玛尔现存的巫族,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德西女巫堪称是其中底蕴最深厚的一支。”

   这一点海音相信,只看万年来西海森林还屹立不倒便可知。

   “不过古冢归古冢,”凯丽凝视着母亲的墓碑,回忆着过去:“能让陪葬的兵器生成意识幻化成小精灵的大概就只有我们德西一族。”

   海音惊诧:“为什么?”

   凯丽微微一笑:“这都要多亏西海巫祖的女儿,也就是我们西海森林的第二任领主菲奥娜·德西。”

   菲欧娜领主也是一位伟大的女巫,只不过西海巫祖的光芒实在耀眼,所以除了自家人,外界大多只记得她是西海·德西的女儿。

   “女巫为了增加战力,在修习到一定境界后都会炼制或者是挑选一柄法杖,用来存储巫力,我们德西女巫也不例外。”

   “不过因为擅长炼制黑暗兵器,所以德西女巫除了法杖,还会随着年龄增加境界的提升,添些其他趁手的兵器,而法杖和这些兵器都会是日后的陪葬品。”

   海音静静地听着,她知道祖母为什么会这么详细地跟她说这些,母亲的沉睡,让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西海巫祖死后,菲欧娜领主将她生前炼制的黑暗兵器全部作为陪葬品和她葬在一起。原以为西海·德西的神话到此就该结束了,没想到在西海巫祖下葬后不到百年,西海森林的深处就多了两个小精灵。”

   “菲欧娜领主耗费了百年才查探出这两个小精灵是由兵器意识幻化而成,而在那百年之间,又先后有六只小精灵自西海巫祖的古冢中飞出。”

   听到这里,海音不禁轻抚戴在左手大拇指上的那枚指环,她好像有些懂了:“最先幻化成小精灵的是西海巫祖用惯了的藏魔蛇法杖和圣乌灵匕。”

   “对,”凯丽之前还有些担心小海音会不能领会这其中的关系,现在是不用忧心了:“因为兵器都是西海巫祖的,所以生成的小精灵性格基本都承了西海巫祖。”

   “她们将西海森林看作是家是她们的领地,而承了西海巫祖血脉的德西女巫则是她们的家人。当古冢中生成百位小精灵的时候,这里盛开了第一朵银蕊黑色曼陀罗。”

   “族籍中有记载,在那朵银蕊黑色曼陀罗盛开后不久,就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安德罗氏闯入西海森林。只是未等德西女巫赶到,他们就全部被掏了心。”

   “菲欧娜领主在她的手札中留言,当看到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做法把那几个死了的安德罗氏化成养分滋养西海森林时,她就知道自己该怎么保住德西女巫的领地了。”

   海音有一点不懂:“兵器生成意识不是很难吗?”银霜月法杖是她曾祖母的法杖,可到现在也没见有小精灵自墓碑中飞出。

   “确实非常难,”凯丽揽着海音的肩膀,目光扫过古冢:“而德西女巫古冢能拥有今天的盛况都归功于德西女巫对这片森林的爱。”

   “自菲欧娜领主那一代开始,每一位德西女巫在预知到自己的生命终点时,只要活着都会提前回到西海森林,”说到这凯丽便看向母亲墓碑旁的那座空冢:“她们会在生命结束的前一年,带着自己的陪葬品来到古冢。”

   “向黑色曼陀罗虔诚地许愿,”海音明白了,她都明白了:“将灵魂和所有的巫力奉献出来滋养自己的陪葬品,”这样才能助兵器生成自我意识,替代她们继续守护着这片森林。

   凯丽点首笑着说:“西海森林是我们德西女巫的根,”再过不久她也要将去完成自己最后的使命,“海音,若是有一天祖母走了,你不要伤心。”

   边上的那座空冢,海音早就看见了,她知道那是祖母为自己准备的:“祖母,我……我有法子可以……”

   “嘘……,”凯丽知道小孙女要说什么,墨林有来信跟她谈过海音的状况,只是在她断言西海森林将要迎来强大的领主时,她的经脉就已经开始慢慢地枯萎了,扭头回望那些小精灵。

   “当有一天你发现有小精灵从祖母的冢中飞出时,请不要疑惑,那便是我。虽然这个时间可能会很漫长,但你要相信,祖母从未离开过,祖母会一直地守护着德西女巫和我们的家。”

   海音将脸埋进祖母的怀中,紧紧地抱着她。

   凯丽俯首亲吻她的发顶:“原没有意外,待这次月辉的事情解决,祖母就会将银蕊黑色曼陀罗王冠传给你母亲,可惜她嫌这王冠太重了竟临阵脱逃,所以日后就要辛苦你了。”

   她还剩三年的时间,在这三年里她必须要好好地教导小海音,以后玛尔大陆上各族的斗争只会愈来愈激烈,西海森林需要强大的领主。

   “嗯,”海音郑重地点首,眼泪浸湿了她祖母的衣裙。

   “从今天开始,你就在古冢这修习,”凯丽抬起右手朝着一方轻轻一弹,一间精巧的树屋出现在古冢中最高最粗壮的那棵月桂树上:“一会我让墨翼精灵王后将西海巫祖的手札送到树屋中。”

   海音没有拒绝,离开祖母的怀抱擦干眼泪:“好,我不会让您和历代德西女巫失望的。”

   她以前的目标是超越西海·德西,而现在以及日后的目标是带领德西女巫走向玛尔之巅,像母亲和姨母这样的悲剧发生一次就够了,不需要再重复。

   自此海音便在树屋住下了,每天白日跟着祖母领悟西海巫祖留下的手札,日落时分开始她的修习,饭食则由黑乌鸦去古堡取。

   西海森林外,经过几日的发酵,光明巫族拉丽莎家族勾结阿纳斯塔城城主洛奇·阿纳斯塔,妄图掌控月辉的事终于败露了。

   在亚历山大和西雅的有意操纵下,拉丽莎家族双子巫祖费舍尔苏醒的事也被传开了,德西女巫在对付费舍尔时被拉丽莎家族和洛奇·阿纳斯塔联合暗算更是被传得人尽皆知。

   而因为费舍尔屠戮罗鬃人村庄,拉丽莎家族的圣洁形象荡然无存,这便引发了无数罗鬃人商铺迁离阿尔萨斯山脉附近。夏洛蒂部落和安妮儿家族也顺势先后对外宣告与阿尔萨斯山脉拉丽莎家族不死不休。

   当然这次事件的另外一方主角——西海森林,也没被放过。西海森林的下任领主墨林·德西因被费舍尔灵魂侵占致使其自我封印,以及她妹妹西雅·德西被转化的事也经阿娜诗·斯特林子爵亲口证实。

   德西女巫族口本就少,又因这次事件一次失了两位强者,这便勾得多方势力蠢蠢欲动,只是在几波安德罗氏强闯西海森林不见出来后,再无势力敢进入了。

   波丽娜帮着妈姆锄完了草,便站在小道上紧皱着一双眉头眺望着那片广袤又静谧的大森林。

   “到底是哪出错了?”她和妈姆曾经生活的村庄像书中一样做了吸血鬼的口中餐,为此她们母女伤心了很久,到现在妈姆还在自责。

   不过叫她惊讶的是,吃、人吸血的不是书中所写的安德罗氏始祖奥斯汀·柯雷尔,而变成了一个附在转化者身上的双子巫祖,且事发的时间也不对,较之书中提前了快半个月。

   更让她难以释怀的是,这其中竟还有她偶像家的事,还不是好事,若早知道这样,那天她肯定冒死拦住偶像家的老马车,大不了再编几个不着调的梦。

   可惜因为《暮晓之恋》是以女主洛熙珮妮·穆林的视角出发的,所以书中对西海森林的描写是真的少之又少。

   她只知道她偶像因为母亲和姨母的亡故,十三岁就承继了西海森林,是有史以来西海森林年岁最小的领主,而且……不对……亡故?

   亡故?波丽娜双目大睁,呆呆地呢喃道:“死了?”那这次的事对西海森林来说还是好事喽,至少人还活着,“可这更不对了。”

   她就是个微尘那么大的小炮灰,除了带自己亲妈离开村庄来到西海森林外好好种地,什么事也没做呀?炮灰的蝴蝶翅膀扇不动这么大的剧情转变……吧?

   波丽娜小手抠着自己的唇,细细回忆着书中的情节,一点一点地捋着:“‘交出你的躯壳’……躯壳?‘你本就不该活着’……咝,”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

   还有《暮晓之恋》的结局,海音·德西在救了洛熙珮妮后,为什么会要阿纳斯塔城和西海森林以西至阿尔萨斯山脉的十二城?据她了解,阿尔萨斯山脉可是光明巫族拉丽莎家族的盘踞点。

   想到最近的流言,波丽娜有理由相信这其中还有解不开的仇怨,很可能就跟书中墨林·德西以及西雅·德西的死有关。

   不然一个年轻的、不管世事的黑暗巫祖为什么要这么咄咄逼人将拉丽莎家族的门口划入自己的私有领地?

   波丽娜望着那片西海森林,深叹一口气:“真费脑子,反正现在我偶像的妈姆和姨母都还活着,这已经算是最大的幸事了,至少她应该不会再变成像书里描述的那样冷漠无情。”

   也不是冷漠无情不好,只是她觉得冷漠无情的人心大概也是冷的。啧吧了下嘴,波丽娜笑着道:“若是这一生能有幸见到您,我一定要给您提个建议。”

   之前她忍不住有背着妈姆偷偷去西海森林边逛了逛,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西海森林边缘地的树木尽是高耸入云的大树,那小树呢?

   这么多年来边缘地总不会一棵小树苗都没有吧?这只能说明一点西海森林的边缘有结界阻隔着,可为什么要阻隔?没有那道阻隔,森林就会往外不断地延伸。

   西海森林是德西家的,森林变大,那德西家的领地不就跟着不断扩张了,至于规则,那都是强者定的。

   外界纷争不断,西海森林内依旧安安静静,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这晚本是月明星稀,不想夜过凌晨恰是月华正盛之时,高挂的圆月没有乌云遮挡突然失了色,跟着便起风了。

   风来,在黑色曼陀罗花丛中戏玩的小精灵门顿时就察觉出了不对,她们纷纷飞向靠近树屋的那一排花丛,挨个坐好,极为好奇地盯着坐在树屋门口的那个神色痛苦的女孩,小嘴不停地在动着,争论着什么。

   此刻海音确实非常痛苦,相对于下丹田的划分,中丹田和上丹田因为一个在膻中穴一个在印堂穴,而这两都是死穴,开辟起来真的极其艰难。

   三年了,她花费了三年的时间,终于走到了最后一步。

   控着巫力汇聚到右手食指,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若巫力精准点到位,那么她就成功了;若是不成,即便她做了准备也要被剐去半条命。

   抬起兰花指,海音不再迟疑,莹莹月华流溢在指尖,锁定位置,毫不犹豫的点向印堂。

   印堂下陷,月华自指尖向四周均衡荡开,嘭的一声炸裂冲击灵魂,顿时鲜红的血就自海音七窍中流出,但她仍一动不动地盘坐在那。在月华荡到一定范围,立马用巫力圈定,眉心处一块成人指甲大小的圆散发着莹莹月华,开始转动着。

   而随着眉心月华小圆地转动,高挂的圆月更加的暗淡,风也不再温柔了,大肆刮了起来,打得西海森林中树木的叶子哗哗作响。

   三丹田开辟成功,海音立马放开五感,全力吸纳月华之光,不过五分钟围绕在海音周身的月华就浓郁地几乎能凝成水。

   坐在黑色曼陀罗花丛中的小精灵们感应到浓郁的月华,也自动自觉地跟着快速吸纳,与此同时古冢中的银蕊黑色曼陀罗也变得愈来愈精神。

   风越刮越大,夜空中的星辰变得愈来愈耀眼,海音还在吸纳着。

   三丹田全部开辟后,巫力在经脉中游走得更加顺畅,走完一个大周天,收功睁开双目,抬眼上望,她不由得弯起了双唇:“才两个小时。”

   长呼一口气,她终于成功了。

   站在古冢入口处的凯丽看着坐在树屋门口处的小孙女,眸中闪动着晶莹,整颗心中充斥着满满的骄傲。当年在预知到西海森林将要迎来强大的领主时,她激动了整整一夜没修习,等啊等,终于在两年后等来的墨林再次有孕。

   三年了,这个年幼的孩子在古冢中待了三年了!刚刚那么浓郁的月华连她这个经脉已经枯萎了的老东西都能感知到,便可知这三年的苦都是值得的。

   “祖母,”海音意念一动,身上的脏污便尽去,站起想要上前,祖母却已到身边,她拉起她的手,“我们进屋里说话。”

   “好,”将将因成功开辟三丹田的愉悦,此刻尽数消散,海音知道时间差不多了。

   进屋后,凯丽就放开了她,来到床边,不言不语地笑看着海音。

   海音纵有颇多不愿不舍,但这是她的责任,眼泪含在眼眶中,整了整身上的衣裙便上前跪下了:“祖母,多谢您为了我支撑到现在,多谢您多年来的用心教导,多谢您爱我,”说好的不流泪,但真到了面对时却难以自控。

   凯丽笑得很满足,她抬起双手极其郑重地取下戴在头上的银蕊黑色曼陀罗王冠:“把你的右手拇指放在黑色曼陀罗的银蕊上,然后跟着祖母一起念咒。”

   迟疑了稍许才颤抖着抬起右手,依言将拇指放于银蕊之上,海音抬首一眼不眨地凝视着她祖母,她要将她老人家的身影刻在脑中,跟着念叨:“奥利拉……赛涅娜……”

   在念完巫咒的瞬间,那顶银蕊黑色曼陀罗王冠化成一抹墨色投向海音的眉心,后一株黑色曼陀罗自她脑后发芽分枝,分别迅速向两边蔓延,在眉心的正上方重聚开花,也许是主人年幼,王冠上的幽光较之之前更盛。

   “好……好,”凯丽轻抚着海音的乌发:“从今天开始海音·德西就是西海森林的领主了,”右手下落握起她的手,“答应祖母,在你瞳孔的颜色未达棕色之前,不要出西海森林。”

   经了这一晚,她的瞳孔已经褪去了点点银,颜色变得稍微深了一点,海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到达母亲的境界,但却清楚祖母这么要求也是放心不下她,依在祖母的膝上:“我答应您。”

   “还有大卫和汤森都已成年,他们不能修习巫力,所以不能一直留在西海森林里,”凯丽深叹一声:“等我去后,你就将他们送出西海森林,至于你父亲,我问过他了,他不愿离开。”

   虽有心痛,但海音也无奈,当初她还想过让哥哥们修习气功,但在开辟三丹田之后,她知道这法子不成,她自小就修习巫术,再加前世读的书,可以说是对自己的身体极为熟悉,可就算是这样,在开辟中丹田和上丹田时都差点丢命,更何况是凡人。

   “我听您的,”她这还有血色蔷薇卡,到时会给他们一人一张,没有安德罗氏的叨扰,手里再有点钱想必日子应该不难过。

   “其他我也没什么要交代的了,”凯丽拉起海音,自己也站了起来,祖孙两紧紧地相拥着,不再多言。

   远在微格拉斯城的西雅刚刚入睡就从梦中惊醒,一拗坐起大喘着粗气,右手成拳用力抵在心口处,天蓝色的眸中尽是恐慌,眼泪急速上涌双唇颤抖着:“妈姆……”

   躺在一旁的亚历山大看着她僵直的背,伸手握住她紧抠大腿的左手:“怎么了?”

   听到问话,西雅翻身下床来到窗边望向天际:“我们去一趟西海森林吧。”

   没了巫力即便她流着德西家的血,没有邀请也是不能进入森林的,可就算有邀请,现在的她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森林里的一切。

   “好,”亚历山大起身穿上衣服,戴上月辉戒:“我去给你煎块牛肉,吃完我们就走,”虽然他不是太喜欢阿纳斯塔城。

   三年了,他父亲和母亲还在斗,因为洛奇·阿纳斯塔的死,阿娜诗跟父亲提出要马罗尼中心三城,他母亲为此大怒,还差点杀了阿娜诗的母亲。不过也不怪他母亲大怒,毕竟马罗尼中心三城是他的领土,阿娜诗这纯粹是在做梦。

   夜晚再次来临,海音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树屋门前修习,而是去森林里采了一束黑色曼陀罗,来到墓碑的最后一排最后一座,看着墓碑上多出来的字,一滴眼泪滴落,俯身将花放置在墓碑上。

   “祖母,请您不要担心我,我会好好的。黑乌鸦说姨母回来了,就在西海森林外,想来她也是感应到了,我不知道那个法子能不能让她重新连接自然,但这是唯一的希望,我想她也不会放弃。”

   抬手抹去颊上的泪珠,海音抿了抿唇,压抑下到嗓子眼的哽咽:“若是有一天您看到她来祭拜您,那就说明她已经重拾她的信仰了。”

   又聊了几句,挪步到曾祖范哲尔娜·德西的墓碑前,请出银霜月法杖,海音回到了树屋,将她这三年里记录下的心得和画的人体构造图,以及大、小周天的运行图等等收集好,同银霜月法杖一起放入幽冥盒子中。

   招来黑乌鸦,海音吩咐道:“你把这个送去我姨母那,”三年前洛奇·阿纳斯塔死后,阿娜诗·斯特林将阿纳斯塔城收回,姨母和亚历山大在西海森林外久待很容易引起阿娜诗的注意。

   自出去了一趟回了西海森林后,乌黑黑就再没有犯过病,经过三年的休养,显然已经成了西海森林中的乌鸦头子,每天忙碌着来回在古冢和古堡之间。

   今天除了取餐,又多了一项任务,乌黑黑也不敢拒绝,任命地吊起装着幽冥盒子的麻线网兜扑腾着翅膀飞了出去。

   西海森林外,西雅站在一处农家院的篱笆旁,呆呆地看着西海森林,眼睛眨都不眨。亚历山大在农家院中煎着生牛肉,想要忽视被吓得快要死的母女两,但他又不瞎。

   煎好牛肉清了清嗓子,为了今晚能安生点,他不得不再次重申:“我不会吃你们,也不会吸你们的血。等我妻子心情好了,我们就离开,”说完便端着牛肉走出厨房,只是走到门槛那又突然顿住脚,回头补充了一句,“还会给钱。”

   波丽娜是头次见到活的吸血鬼,长得是挺好的,眼睛也很美,就是看着他她脖子莫名地疼,拉着母亲慢慢地往堂屋挪去,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闻到肉味,西雅眼中闪过一丝红,三年了她一直压抑着嗜血的本性,自转化那次就从未吸食过血液,只是吃的肉却愈来愈生了,自嘲一笑她也不知道自己能还能坚持多久,刚想转身回屋吃饭,眼角余光扫到一个黑点从西海森林中飞出,不禁驻足。

   很快她就看清了那是什么,立马闪身迎了上去,海音知道她回来了,屋里的亚历山大赶紧跟上。

   乌黑黑见到西雅等不及地将叼在嘴里的东西丢下,后头也不回地飞走了,谁知道留下来这位会不会拿出什么回礼让它再叼回去?

   闪身而至的西雅接住东西,大力扯掉网兜拿出里面的幽冥盒子,急急地打开,当看到是银霜月法杖,不禁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一沓兽皮散了出来。她拿起快速浏览,越往下看嘴张得越大,而原死沉的双眸也渐渐地被点亮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支持!!!!!明天海音就彻底长大了,不容易啊!!!!

相关小说: 嫁给前男友的偏执狂哥哥 温柔沉迷[娱乐圈] 偏执男配的白月光[穿书] 玫瑰偷走了他的心 将军夫人超有钱(重生) 易燃禁区 大佬的心尖宠[古穿今] 反派都是我的储备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