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耽美百合 > 黑暗女巫立身伟正[穿书]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50、第 50 章

推荐阅读: 舞蹈老师小说赵兰梅孙明 舞蹈老师赵兰梅孙明txt阅读 1胎2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三爷,夫人她又惊艳全球了 老张莫晓梅免费章节 岳风柳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王婿叶凡唐若雪txt阅读 岳风柳萱免费阅读大结局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www.tgholborn.com 88读书网》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

   运起巫力提炼出红信子白子鹜毒蛇的毒液, 后将其融入银针之中, 继续前行, 敏锐的五感在提醒着海音, 这里遍地毒物。

   天已见黑,新月慢慢地从东方升起,随着深入, 海音也在一点一点地收敛气息, 尽量地将自己隐入自然。

   乌黑黑站在海音的肩上,极为谨慎地辨识着方位,曾经他也来过罗德烈山谷, 但那是很久以前了, 现在的罗德烈山谷明显发生了一些大的改变,也不知拉丽莎家族到底在这里干了什么?

   “我们已经入了深谷的心中地带了,”乌黑黑看着地上的生机愈来愈稀少,有些草木甚至发生了变异,心中更是沉重, 用着极低的声音说道:“以这样的速度, 不到半个小时, 就可抵达烈日天坑了。”

   一路来, 海音都有留意着那些枯死以及将要枯死的草木, 基本都是掉叶、掉幼蕾等等症状,这是明显的汞中毒现象,心中有了怀疑:“奥斯汀·柯雷尔的躯壳被存放在水银中?”

   乌黑黑闻言忽地扭头,看向面目平静的海音:“你怎么知道?”费舍尔能灵魂投影, 白尼利·拉丽莎能消除灵魂记忆,这位不会是可以读取灵魂记忆吧?

   海音没有理会他,神色有了微变,银对安德罗氏具有杀伤性这一点已被她证实,那汞呢?拉丽莎家族为何要将奥斯汀·柯雷尔的躯壳存放在水银里?

   抵达烈日天坑时,天已全黑,月华比之前稍稍浓郁了一些,海音调整着吐纳,紧蹙双眉看着这光秃秃的一片,不敢再向前,只得寻一处隐蔽的角落先躲避。

   拉丽莎家族能存世这么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地方已被汞侵蚀得毫无生机,没有生机就不存在草木气息,没有草木气息,外来者即便是巫祖,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烈日天坑都无可能,除非停止吸纳。

   “原来她们将这里祸害成这样,是为了这个,”乌黑黑有点看得起拉丽莎家族了,众所周知巫族的隐蔽是靠将自己融于自然,而融于自然的关键则是调整气息,将其归于周遭的生机。

   没有生机,气息便无法隐藏,一旦抵近,就会暴露。

   海音慢慢地放缓吐纳,闭上眼睛借风感知着罗德烈山谷中的气息,她要知道洛熙珮妮到哪了?

   而此刻洛熙珮妮也暂缓了前行的速度,不再闭着眼睛了,她已经可以看到记忆中的那个地方,只是自深入罗德烈山谷,她身体中的那道莫名的潜意识再次出现,她感觉到它不想让她靠近那里,它在让她回头。

   这道莫名的潜意识,她懂事时就已经存在了,曾经多次她试着跟随着它的指示行事,结果均得到了她想得到的。可上次斯特林庄园的事,它却没有继续眷顾她,让她陷入了那样的绝境。

   “为什么要阻止我?”洛熙珮妮依旧在前行着,随着她的前行,那道莫名的潜意识在慢慢地消减,它好似知道已无法阻止,便非常识相地再次隐退。

   可洛熙珮妮也不傻,既然这道潜意识出现了,那就意味着前方的深坑定是存在着危险,上次来是毫无阻碍,这次来竟有了危险,结合二十年前的事,并不难猜测这危险是出自哪。

   蓦然刹住脚,她喃喃自语道:“光明巫族,拉丽莎家族。”

   想回头,但却不甘心,那些被折辱的画面不受控地再次在脑中浮现,洛熙珮妮全身紧绷着,一次又一次地做着吸纳、吐息,压制着冲动,但不甘却快速了侵占了她的整颗心,还有那双美丽的眼睛。

   他曾经专注地看过她,二十年了,他早已成了她噩梦中唯有的救赎和美好,她也早已迷失,而现在的她更是需要他的救赎。迟疑的眼神变得坚定,她要风风光光地重回安德烈王城,她要整个安德烈王国都向她俯首。

   美好的画面驱离了她心中最后一丝犹豫,垂在身侧的双手慢慢收紧,红唇蓦然弯起,后转身向来路。

   自被血统低劣的安德罗氏贵族转化后,她就在厌恶着流淌在身体里的那股低劣的血统,但此刻,她要感谢那个低劣的血统给了她力量。

   罗德烈山谷占地虽不广,但胜在毒物众多,前方的深坑既寡淡又冷清,它需要热闹一点。

   隐蔽在烈日天坑外围的海音在洛熙珮妮转身离去的瞬间,睁开了眼睛:“竟然回头了,”她是要放弃,还是发现了什么?

   “回头了?”乌黑黑不屑地轻哼一声,双翅抱在胸口处:“事实证明,在困难面前,什么‘一眼误终生’都是假的。”

   “是吗?”海音不太认同:“情、爱在面对困难时,也许会有所削减,但请你相信我,欲、望以及贪婪不会。”

   她不知道洛熙珮妮爱不爱奥斯汀·柯雷尔,但却可以肯定奥斯汀·柯雷尔的强大和所掌控的权利,无论是对人族还是安德罗氏,都具有致命的诱惑。

   抬眼上望高挂的明月,海音并不急着行动:“我们再等等,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

   “若是洛熙珮妮真的放弃了呢,”乌黑黑有些丧气,当年他就不该留着温蒂丝·拉丽莎这个祸害。

   “那就等到夜半月华最盛之时,”都到了这里,她总要想办法进去探一探,夜半月华应该可以抵消沉积在此的日晖,到时她便召唤活动在附近的黑暗物灵向罗德烈山谷汇聚,借机浑水摸鱼。

   知道海音没有放弃,乌黑黑就差热泪盈眶:“黑黑为有你这样勇敢的主人而深感荣幸,”他一点都不想将自己的躯壳留在温蒂丝·拉丽莎身边,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为了你这荣幸,我都舍生忘死了,”海音才不会被这心计深沉的黑乌鸦给蒙骗了,她抢夺奥斯汀·柯雷尔的躯壳,仅是为了能更全面地探究双子圣灵诅咒,当然了也存着掐灭费舍尔侵占“空壳”的可能。

   费舍尔的灵魂已经够难缠了,若是再加上奥斯汀·柯雷尔的躯壳,那情况就真不美好了,她想想都觉脑壳疼。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整个罗德烈山谷在月华的笼罩下变得异常的宁静,不知何时地面升腾起白雾。盘坐在凹石缝中的海音闭着双目,用月华将自己和乌黑黑紧紧包裹。

   清风拂过,白雾移步,未留下一丝痕迹,但被月华包裹着的海音却蓦然睁开了双目:“惊喜来了,”洛熙珮妮果然没让她失望。

   乌黑黑并未为此而感到高兴,微敛一双黑豆眼:“有一批为数近百的安德罗氏在向这里靠近,”他不会感觉错,“他们从西方来。”

   “阿纳斯塔城的安德罗氏应该不多了,”距离那次屠杀才几天,但海音相信乌黑黑:“他们不是转化者?”

   “不是,”乌黑黑直觉那批在快速靠近的安德罗氏,并不归属八大安德罗氏贵族,沉凝了稍许,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复杂:“对方没往罗德烈山谷这来,而是一路向东,难道是路过?”东边有什么,小德西好像就是从东边来的。

   海音明白他的意思了,这是要“造反”呀?就在她打算转身回头,去追“叛逆”的时候,一极为细微的沙沙声闯入了她的视听范围,来了!

   果然只两分钟,无数带毒的蛇虫鸟兽被驱赶,朝着烈日深坑涌来,听声音便知数目极多,海音与乌黑黑对视一眼,他们承认洛熙珮妮确实很有本事。

   而这番异象自然也引起了烈日深坑底部温蒂丝·拉丽莎的注意,被讨厌的东西从美好的幻想中拉离,恼中带怒,恋恋不舍地将目光收回,捡起地上的桦木桩,欲将其钉入岩石地,只是刚钉入三分之一,一个丝质包裹破空出现在烈日天坑上空。

   一只只红壳蝎子如落雨,准确无误地掉落烈日天坑。温蒂丝·拉丽莎运足巫力一掌击向桦木桩。立时间桦木桩更加深入,消失的粗重铁链再次出现,锁住了躺在石塘中心的男子的四肢。

   召唤出血色玉竹法杖,温蒂丝·拉丽莎将其向上掷出,迎上密密麻麻地红壳蝎子,明黄色的双眸轻轻一眨,瞳孔里升起火焰,本就炎热的烈日天坑中温度徒然剧增,灼烧得空间都有些扭曲。

   只是红壳蝎子常年盘踞在罗德烈山谷,极为耐热,天坑中的炽热也仅仅是让它们感到不适,但却不足以灭杀它们。

   温蒂丝·拉丽莎察觉到这一点,立马凝聚出无数无色光刃,瞬间照亮黑暗的深坑,玉指一拨,光刃飞掠而上,几乎是刹那间就有红壳蝎子的残尸掉落,不过一分钟,难闻的烧焦味就已充斥着整个烈日天坑。

   隐在暗处的海音看着去而复返的洛熙珮妮一包又一包的将小毒、物往烈日天坑上空扔,不禁露了笑,真该感谢这个世界的审美,没有那宽大的裙摆,就没有这些包裹。

   感觉到四周的温度还在不断地上升,她想用不了多久,温蒂丝·拉丽莎就该出烈日天坑。

   海音站起身,调整气息,这里毒物聚集,隐藏气息已经不再是问题了,乘着风慢慢地向深坑靠近,同是召唤附近的黑暗物灵,加剧罗德烈山谷中的乱象,不过并没让它们靠近烈日天坑。

   杀了一波又一波的毒、物,烈日深坑里的气味极其难闻,四周又遍布恶心的虫蛇残尸,这些都在消耗着温蒂丝·拉丽莎的耐心,她已是半祖巫之身,只差一个契机便可成就祖巫之身,何时受过这等对待?

   在又杀了一拨红信子白子鹜毒蛇后,温蒂丝·拉丽莎终于不再忍了,右手一握,血色玉竹法杖出现在掌控,后运足巫力凌空横扫,一道散着柔和白光的日晖弧撕空而去,化作一头白狼直冲向上,所到之处均是一片净空。

   温蒂丝·拉丽莎脚尖一点,紧随白狼之后。早盼着这一刻的洛熙珮妮,将腿边剩下的三个鼓囊囊在不断涌动的包裹一次掷出,后赶紧闪身撤离。

   一袭明黄色冲出烈日天坑后,感知了下周遭,就踏风追着洛熙珮妮而去。海音屏住呼吸,在确定温蒂丝·拉丽莎离开后,立马闪身进入深坑。

   再次见到自己躯壳的乌黑黑有些兴奋,他们终于重聚了,还好还好,白衫白裤还在。

   此刻海音心神紧绷,也无心去赏奥斯汀·柯雷尔的绝世美颜,目光扫过坑底,后径自来到那根半插在岩石地上的桦木桩,运起巫力就开始将其向上抽离。只是这桦木桩看着普通,但它就好像是和这岩石地是一体的,极难剥离。

   站在海音肩上的乌黑黑很想帮忙,奈何他现在是只鸟:“这肯定是蒙拉丽·拉丽莎那个老巫贼炼制的,”不然以小德西目前的境界,拔根桦木桩绝不会这么艰难。

   海音紧抿着嘴,屏着气,全神贯注在这根桦木桩上,不一会额上便渗出了汗,可那桦木桩仍不着急的一点一点地向上挪移。

   烈日天坑外,洛熙珮妮在拼命狂奔,离了深坑,体内的那股莫名的潜意识再次出现,这次她没有违背那道意识,顺着它的指示朝东逃离。

   追出去的温蒂丝·拉丽莎自觉被冒犯到,心中已恼怒到极点,寻到踪迹怎会放过,况且能找到这的,定是知道这里藏着什么,她怎么都不能留活口。

   洛熙珮妮极力奔跑,同时感知着前路,以及注意着周遭的温度,在察觉到温度有变时,双拳握紧,尖锐细小的刀刃自指间露了头。

   随着周遭的温度愈来愈高,她奔跑得更是快速,就在温度达到一个高点时,她蓦然刹脚转身出手,指间的利刃正好迎上收势不及的温蒂丝·拉丽莎。

   “呃……,”温蒂丝·拉丽莎没想到这个蝼蚁般的转化者竟然敢算计她,一掌击出,这恰是中了一招得手已有退意的洛熙珮妮的意。她趁势后撤,闪身去往深坑。

   “哪里跑?”温蒂丝·拉丽莎抬腿想要阻拦,可刚有动作,就察觉到一股阴寒在快速上窜,目眦欲裂道:“有毒,”赶紧收起法杖,盘腿就座运起巫力汇聚到腹部的那处还在流血的伤口。

   烈日深坑底部,海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那根桦木桩剥离岩石地,锁着奥斯汀·柯雷尔四肢的粗重锁链也如她所愿的消失了,可惜还未等缓口气,乌黑黑就出声说道:“洛熙珮妮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呗,她惧的是温蒂丝·拉丽莎,又不是她,不过想虽是这么想,但海音仍是连汗都来不及抹,便弹出一缕巫力向水银石塘中心。

   乌黑黑屏住呼吸,他的躯壳终于要到手了,只是在见到巫力来到水银石塘中心就莫名消散,顿时就觉不妙:“这是怎么回事?”

   刚抹去汗的海音见状,脚尖一点直接飞掠过去,抵近石塘中心,身姿一转,伸手去捞睡美男,可却扑了空。来到石塘对面,右手一展,几颗还未滚落的小水银珠子又告诉她,这个水银石塘是确确实实地存在着。

   来不及深虑,感知到有异样的气息抵近,海音立马凝聚月华,将她和乌黑黑包裹住,后投入水银石塘中,贴附在石塘壁上。

   几乎是在水银石塘中的波痕平息的瞬间,洛熙珮妮入了烈日深坑。今时不同往日,二十年前,她只是个弱小的罗鬃人,身在黑暗里除了他的那双胜过世间所有的美丽眼眸,什么也看不见。

   今日,黑暗再也无法阻止他们相见了,痴痴地看着躺在池中央的男子,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屡屡拒绝博瑞了,她的心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遗落在此,还怎么再去爱?

   飞掠向石塘中央,欲要去拥抱他,结果同海音一样,只捞到一把水银,来到水银石塘对面的洛熙珮妮傻了,深情凝在脸上,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手:“怎么回事?”她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再次飞掠向石塘中央,可结果仍是一样。

   “不……不,”洛熙珮妮只觉她的梦在崩塌:“不是假了,他……他是奥斯汀·柯雷尔公爵,是真实存在的。”

   二十年前,他有睁开眼睛看着她,那种感觉她至今不忘,再次飞掠向石塘中心,只是这一次还未等抵达,一道明黄色的光柱突然从天而降,血色玉竹法杖破空横扫,拦腰直击。

   洛熙珮妮本能地躲闪,她没想到那个女人竟这么快就回来了,看来还是毒性不够狠,纤长的手指滑过身侧衣裙的边缝,后慢慢握起,尖锐细小的刃口再次冒出指间。

   “你好大的胆子,”温蒂丝·拉丽莎面色还有些白,瞥见桦木桩被拔离岩石地,神色微变,不禁提高了警惕。能将桦木桩拔离,看来是有些能耐,不怪她敢闯罗德烈山谷。

   “拉丽莎家族用卑鄙手段囚禁奥斯汀公爵大人,才是好大胆,”此刻洛熙珮妮是恨毒了拉丽莎家族的这些女巫:“光明巫族也只不过如此罢了。”

   温蒂丝·拉丽莎轻蔑地打量着她:“那你呢,你来这干什么?”一个血统不纯的低贱转化者来找奥斯汀还能是为了什么,琥珀猫眼,她已经知道她是谁了,“洛熙珮妮·穆林。”

   这位身份虽卑贱,但在玛尔却是鼎鼎有名,以一介罗鬃人羸弱之躯,竟得尊贵的安德罗氏始祖公爵——博瑞·霍尔独宠五年之久,可真是羡煞了世间女子,不过那已经是过去了。

   她知道她?洛熙珮妮不再吭声,全神戒备着。温蒂丝·拉丽莎也不想再跟她啰嗦,敢觊觎奥斯汀,那就不要怪她心狠手毒。

   烈日深坑底部力量的碰撞,引得水银石塘的湖面也有了波动,隐在石塘里的海音根据湖面的波动和隐隐的声响,判断着战况。

   石塘外,洛熙珮妮再一次被打倒在地,温蒂丝·拉丽莎探明了她的力量后,就不急着灭杀她了,一个蝼蚁罢了,她要一点一点将她折磨至死。

   得益于安德罗氏的自愈力,不过一分钟洛熙珮妮再次爬起,看着温蒂丝·拉丽莎的眼神中充满着阴鸷,见她袭来,不禁勾起乌紫的嘴角,突然闭上双目,那道意识再次出现了。

   湖面的波动愈加激烈,海音趁机取出那根融了毒的银针,静静地等待着,乌黑黑憋着气,也在时刻注意着石塘外的动静。

   当闭着双目的洛熙珮妮再次避过自己的攻击,温蒂丝·拉丽莎似了悟一般,立在原处不动,果然洛熙珮妮转身反击,利刃触及到她的腰侧,她一把擒住洛熙珮妮的手,后一掌击向其脖颈。

   伴着一声脖颈断裂的咔嚓声,贴附在水银石塘壁的海音飞掠而上,掷出银针。温蒂丝·拉丽莎大惊,是完全没料到烈日深坑底部还有第三者存在,本能躲闪,可惜已经晚了,银针破空直入她的腰侧。

   温蒂丝·拉丽莎恨极了让她分心的洛熙珮妮,正想拧掉她的脑袋,察觉到背后凉意,赶紧闪离。

   一击不成,海音趁机震碎洛熙珮妮全身的骨头,后一脚将她踢出烈日深坑,直面温蒂丝·拉丽莎。

   “西海森林,”温蒂丝·拉丽莎双目盯着银蕊黑色曼陀罗王冠:“海音·德西,”想到蒙拉丽巫祖说过的话,她的心就开始绞痛,“你来找奥斯汀,我倒是可以理解。”

   到了此刻,她也明白了,那根桦木桩根本就不是洛熙珮妮·穆林那个卑贱的女人拔离的,这位藏得才深。

   海音可不听她废话,意念一动,伴着一声龙啸,银翼东方龙法杖自上丹田冲出,今日既然让她得手了,她自是趁她病要她命。

   乌黑黑也不碍事,飞离海音的肩,落到水银石塘边上,一双黑豆眼紧紧地盯着池中央的躯壳。

   银翼东方龙飞出海音的上丹田后,就来了一招神龙摆尾,龙尾所到之处皆是净空。

   温蒂丝·拉丽莎虽深居罗德烈山谷,但西海森林新任领主的事,阿尔萨斯山脉已向她通报过,今日一见,只觉这位怕是比外界传得还要厉害。

   小小年纪,实力强大不说,心思更是深沉。她不敢大意,运足巫力,右脚大力一跺,咬牙逼出没入肉里的那根毒.针。

   海音一把抓住飞来的银翼东方龙法杖,后左手一弹,一根银针撕空而去。

   温蒂丝·拉丽莎用巫力强压□□内的阴寒,只是那根银针的毒是经过巫力提炼,比之洛熙珮妮用的要强上百倍,一时间身体难以恢复灵敏,可银针已逼近,容不得她多想,双目一凛,右手一松,血色玉法杖飞出,后轰然扎入岩石地。

   一见她这般,海音立马招回银针,点地腾空,与此同时出声提醒乌黑黑:“危险,”这位可真舍得,为了争取时间,竟释放她存蓄在法杖中的巫力。

   乌黑黑闻声,一头扎进水银石塘里。

   只瞬间,烈日天坑底部的虫蛇残尸被一扫而尽,就连那根桦木桩的表面都有了裂痕。

   作者有话要说:实在是写不完了,明天继续,谢谢大家的支持!!!!明天你们想见的那位主会醒来一会会。

相关小说: 嫁给前男友的偏执狂哥哥 温柔沉迷[娱乐圈] 偏执男配的白月光[穿书] 玫瑰偷走了他的心 将军夫人超有钱(重生) 易燃禁区 大佬的心尖宠[古穿今] 反派都是我的储备粮[快穿]